光头偶像乐嘉,色眼识人的草根大师

栏目:文章 发表于:2019-4-15 22:30查看: 4109
相信现在不管男女老少,很少有不认识光头帅哥乐嘉的,更多的人甚至可以张口就来一段乐嘉语录,或者学他怪声怪气地说一句“老公,看你的!”光头与偶像,草根与大师,心理学家与电视主持人,这些看似完全不搭调的 ...

  相信现在不管男女老少,很少有不认识光头帅哥乐嘉的,更多的人甚至可以张口就来一段乐嘉语录,或者学他怪声怪气地说一句“老公,看你的!”光头与偶像,草根与大师,心理学家与电视主持人,这些看似完全不搭调的标签,却协调地集中于乐嘉一身。这位电视红人“大言不惭”:要让性格色彩学为平常人所用,令“市井之处影射精妙,高深之意化为平实。”
  
  叛逆少年的回归路
  
  文/叶梓歆
  
  上个世纪的90年代,乐嘉不过是个16岁的轻狂少年。他桀骜不驯,独特专行,与同学打赌,以头发做赌注。后来赌输了,他竟连头发带眉毛一起除光。走在校园里,面对全校师生投来的审视目光,他非但没有半分忐忑,反而觉得出尽了风头。
  
  乐嘉出生在一个典型的严母慈父的家庭。父亲是一所学校的校长,母亲是名会计。父母一心盼望所学金融专业的乐嘉毕业之后,可以按部就班从小小的银行职员做起,有朝一日成为银行行长。天性散漫张扬的乐嘉从被分配到银行的第一天起就感到无限的压力与束缚,他无法想像自己终生困顿在水泥格子间。在他苦苦坚持两年之后,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辞职,开始了他动荡曲折的求职经历。
  
  从银行离职后,乐嘉先后做过促销工、售楼员、导游,甚至还在酒吧吹过长笛。他始终认为,如果无法对自己的工作产生兴趣,勉强下去只是浪费时间。安稳与体验,平稳与尝试,乐嘉更倾向后者,他希望找到全面施展自己能力的一个支点,从而激发自己的热情似迸发的熔岩燃烧,沸腾。
  
  一个偶然的机会,乐嘉接触到雅芳化妆品。他尝试着向银行老同事推销,想不到一下子卖出900多元的产品,事后可以提取佣金200元,这让当时月薪只有170元的乐嘉喜上眉梢,乐得合不上嘴。
  
  那时的乐嘉,最擅长的就是“变名片”。每次与客户会见时,他总会通过一个小小的魔术,将一张白纸片变成印有公司标识的名片,让生疏难以沟通的会面变得生动有趣。原本只安排了十分钟的会谈时间,往往因此被延长至半个多小时。乐嘉用近一刻钟的时间教客户如何“变名片”,不知不觉中订单也就轻松拿下。但是偶尔,他也会遇到对魔术毫无反应,甚至略带反感的客户。有时他也会想,为何面对同样一个小魔术,他们的反应会有如此大的区别呢。
  
  好在不愉快的小插曲并不影响乐嘉的热情,短短几个月,乐嘉的销售额已经做到浙江省第一名。作为雅芳销售大军中年龄最小、学历最低的乐嘉深得老总喜爱,很快正式加入雅芳公司,直奔上海总部成为直销培训师。乐嘉终于有了如鱼得水的感觉,他喜欢站在众人面前激情演讲,这里是可以让他张扬自我,充分发挥的舞台。
  
  当时间的指针指向1996年的时候,年仅21岁的乐嘉已经成为一家跨国培训机构的职业演讲师。不过是短短两年的时间,他已先后在全国巡回做了300多场个人成长和激励方面的演讲。为了提升现场穿透力,他甚至专门学习了戏剧表演。站在讲台上,乐嘉侃侃而谈,慷慨激昂,甚至会突然跳到桌子上,挥动夸张的肢体语言深深感染着每一位听众。
  
  十年的求职生涯,乐嘉前后换了11份工作,每份工作都好像挖到金矿,让他激情满怀,却往往在差五厘米就要成功的时候因为激情消弥而索然放弃。
  
  在乐嘉记忆中,1998年的冬天特别寒冷。当时他与女友在天津做生意,最苦的时候,一个星期的生活费仅有40元。天寒地冻中,吃一碗5元的粉丝豆腐砂锅汤都是奢侈。后来,女友提出了分手,转身投入有钱人的怀抱。事业与情感的双重打击让乐嘉掉进了人生低谷,他开始想要停下来思考,到底哪里出了错。
  
  萎靡不振、百无聊赖中,乐嘉去听了一场有关性恪的演讲。本是无心之举,未料这场演讲竟让他有了醍醐灌顶的领悟:原来是性格的差异导致行事方式的不同,人与人之间的误解、冲突和矛盾也随之出现。而所有人的性恪其实可以按颜色的红、蓝、黄、绿分为四种。
  
  这样一来,乐嘉渐渐看清一些人与事的真相。原来,当初对他的小魔术感兴趣的客户是以红色性恪为主,热情,易于吸收新鲜事物;觉得反感的客户便以蓝色性格为主,他们固执,不易受外界影响,呆板过于陈腐。而对于女友的离弃,他也终于明白只是自己不能接受现实,下意识夸大了女友“嫌贫爱富”的假相,掩盖了他们早因性恪差异产生矛盾造成的深深裂痕。
  
  性恪色彩的分析,让乐嘉找到了方向。他决定要做一个布道者,将性恪色彩的奥秘传播出去,让更多的人得益。每次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他就会骂自己:“乐嘉,你个王八蛋,难道别人当初侮辱你的这些话,你全都忘记了吗?”然后,真的狠狠地打自己一个耳光,重新打开电脑继续写作。
  
  当另一个十年过去,他创立的性恪色彩学已经布道大江南北。天生红色性格为主的乐嘉富有激情,充满感性,而起辅助作用的黄色性恪则令他抓住目标,坚忍不拔、勤奋不松懈。
  
  我残忍,所以我不虚伪
  
  文/偏执的帽子
  
  知道乐嘉的观众,现在几乎是众口一词了:乐嘉是越来越坏了……乐嘉的“坏”体现在他现在对男嘉宾、女嘉宾以及电视机前的观众是越来越“不照顾”了,言辞的温和度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是犀利、一针见血。与同样是光头的看起来明显宽厚些的孟非对比鲜明。
  
  于是乎,乐嘉的眼神愈加锐利,光头也愈加油亮,在《非诚勿扰》的台上越来越不像个“废物”了(“节目播出来今天的成品,让我自己看得很羞耻。我在节目中和废物没什么两样,也看不出来我在台上有什么存在的必要。”—摘自乐嘉博客),而是一个指点江山、挥斥方遒、收放自如的灵魂人物。
  
  “大家好,我是1号男嘉宾乐嘉”—这是乐嘉出品的一个低级冷笑话。然而它似乎道出了“事实的真相”。《非诚勿扰》开播早期,吸引收视率的是“宁愿在宝马里哭,也不在自行车上笑”的这些另类男友,但时至今日,越来越多的观众是为了乐嘉而来,为了看他似笑非笑的表情,眼角眯眯的细纹,手指嘉宾掷地有声的点评以及与孟非之间一来一回相互指摘式的调侃。
  
  可以说,乐嘉在镜头前先是试探性地适应了一段时间,而后轻车熟路了,就爽利地脱下了外衣,露出了他想要表露出的真面目—思想性与表现力共存的天才演讲家。
  
  早在15年前,时任职业演讲师的乐嘉就深深爱上了演讲。为了提升现场穿透力,他甚至专门进修了戏剧表演。看着他淋漓尽致的发挥,坐在电视机前的我们是舒服了,而被一眼看穿的台上嘉宾却有如芒刺在背。本来嘛,谁没点阴暗面,当众被挖出来晒到镁光灯下,难免想要奋起反抗。
  
  有女嘉宾机关枪似的“开炮”,乐嘉俩字未出口就被顶了三四句,他无奈苦笑,只得慢条斯理告诫对方:“我是在帮你。你不要抵触我。”也有男嘉宾一上场首先讨好他,“乐师傅,我跟你是半个老乡,你可不能害我啊。”
  
  后来《非诚勿扰》里的乐师傅红得不得了,江苏卫视又多开了个节目让他接着“坏”。在《老公看你的》这个节目里,他继续无情地剖析嘉宾心理。
  
  就在所有节目嘉宾都开始“反剖析”的时候,乐嘉却自己把内心打开给我们看了。他在一对夫妻深情拥抱时跟着流泪;为一个与他有着共同心酸经历的男嘉宾痛哭流涕;给即将离开的嘉宾念诗、嘱咐和紧紧的拥抱。是的,这个人是大师是坏蛋是牙尖嘴利的学者更是一个笑起来灿烂哭起来也投入的性情中人。慢慢地,几乎所有被乐嘉“伤害过”的、“指摘过”的男女嘉宾突然都原谅了这个大男孩。
  
  其实电视上能说会道的人很多,但不是人人都像乐嘉有心理大师的学者背景;心理学家也很多,但不是人人都像他这般草根摸爬滚打;出自草根的人更多,但不是人人都像他光头也很帅,长腿能说,小眼放光。
  
  这个长得棱角分明、性格也绝不拖泥带水的光头男人,用一双不大但却洞悉太多的眼睛看得你肝儿颤,他只是似笑非笑地说:我残忍,所以我不虚伪。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