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沈宛是纳兰性德的情殇?

栏目:百科 发表于:2019-5-29 23:57查看: 21039

  纳兰性德是21世纪文艺女子最喜欢的诗人之一,他的一生都在追求爱情,从他的表妹青梅到妻子,最后的红颜知己沈宛。他英年早逝。他说他是人间惆怅客,却不知道多少人为他惆怅。下面放肆吧告诉你为什么沈宛是纳兰性德的情殇?

  满族第一词人纳兰性德,字容若,出身于贵族世家。他的父亲明珠是武英殿大学士、太子太傅,而他本人也文武双全,风流潇洒。23岁那年,纳兰性德为干清门三等侍卫,一次随康熙皇帝打猎,斗胆越位救康熙于虎口。这次救驾成功,让康熙对有勇有谋的纳兰性德刮目相看。

  可就是这么一位文武全才,却在31岁上英年早逝,而且是死在了一个“情”字上!这其中,还有一段哀怨悱恻的爱情故事呢。

  话得从康熙二十三年说起。

  一、惊 艳

  这年他30岁,皇上也是30岁。纳兰性德随皇上来到了江南。庞大的仪仗队,旌旗蔽日,鼓乐惊天,浩浩荡荡地来到了金陵,也就是现在的南京市。

  金陵是清朝的重镇,乃虎踞龙蟠之地,自有总督巡抚等地方军政首长接驾,不必细说。

  这里单说纳兰性德。他本来就淡泊名利,不热衷于官场,却生性风流。他久慕金陵乃六朝金粉之地,且就在先帝顺治爷的身上,还闹了个董小宛的故事,所以早就想去一览秦淮河的风光,领略一下那名士的遗风馀韵。这天,纳兰性德从热闹的官场应酬之中悄悄地溜了出来,换上便服,骑上一匹快马,从驿馆径直往秦淮河赶去。

  “容若!”只听一声惊呼,纳兰性德勒马回头一看,见是一个瘦瘦的小老头。这小老头抢上前一步,抓住马嚼边的铁环,说:“容若,我是梁汾呀!”容若这才看清,原来是顾贞观,字梁汾。连忙跳下了马,问:“你怎么在这里?”顾贞观说:“走,我的馆就在前面,到馆里再给你细说。”

  原来顾贞观在这里开了个私塾,两边厢房,一边是先生的书房,一边大约是女生书房,堂屋里则有十来个大大小小的男生。他俩来到书房坐下后,顾贞观对着对面厢房叫道:“御蝉,上茶。”

  只听得对面厢房里传出一声娇美的“唉,来啦”。这声音是那么地磁,那么地软,让人一听就觉得这个女孩子一定极美!不一会儿,进来一个年轻的女子,看上去不过十六七岁,一身淡绿色的褂裤,一条打齐臀部的大辫子,那脸、那身段,真个是“秋水为神玉为骨”,令人一见,直感觉到自己是个俗物。

  纳兰的卢氏夫人是很美的,并且很有文采,只是结婚不到两年,就因产后患病死了。他为此伤心不已,写下了许多感人的悼亡词。现在侧室颜氏倒在,只是她并不通文墨,是一个较为粗俗的妇人。而且,他所见到的旗人贵族,多是梳“大拉翅”的“叉子头”,衣裳又是多边的宽衣大袖,脚下是“花盆底”的大绣花鞋,重重叠叠,浓妆艳抹,纳兰几时见过这袅袅婷婷、秋水为神般的天然灵秀人物?一时不由看得呆了,竟没有听到顾贞观还在说些什么。

  顾贞观见他丧魂落魄的样子,便隔着茶几拍了拍纳兰的肩头对这女孩子说:“御蝉,你不是很仰慕《饮水词》的么,这便是《饮水词》的主人纳兰公子。”御蝉一听,便盈盈地拜了下去说:“久仰公子大名,今日得见公子,实乃三生有幸!”弄得纳兰扶也不是,不扶也不是!这样一个潇洒的角儿,竟也一时手足失措了起来。顾贞观笑着说:“容若,你尽管坐了,这是我的学生。她姓沈,名宛,字御蝉。她早从我这里读到了你的《饮水词》,非常敬重你,只是你一向在宫中,无法得见,不想你今天倒亲自送上门来了,这岂不是缘分?”这时御蝉已拜罢起来了。纳兰拿眼去看她时,正碰上她也在拿眼看他,两人的眼光碰在了一起,不由得又都闪电般避了开去,彼此闹了个大红脸。但两人还是忍不住偷偷地看了又看。

  顾贞观这时从书架上抽出一本册子递给了纳兰,说:“你是词学大家,看看这本词写得怎样?”纳兰接过一看,这是一本粉红色缎面册子,上面三个大字:“选梦词”。下面是一行小字:“乌程沈宛御蝉撰”。他抬眼望着御蝉说:“啊,是御蝉你写的词?”御蝉羞得低下了头说:“小女子邯郸学步,要教大人您见笑了!”纳兰再翻开内页,朱丝为栏,娟秀的簪花小楷,真个字如其人,美得令人心醉。那一首首小词,他是愈读愈爱,不觉抬头望着御蝉,忘情地说:“其人如玉,其词清扬,没想到你小小年纪,词却填得这么漂亮!快坐下,我们好好谈谈。”御蝉也不客气,就在纳兰的下首坐下了。他们三个,都是清朝早年的词学大家,所以谈起词来,非常投机,不觉天色暗了下来,顾贞观留纳兰就在馆里吃饭。纳兰也舍不得走,于是他们边吃边谈,一顿饭吃着吃着,已是月上纱窗。纳兰这才惊觉:“不好,我要犯禁了!”因为皇上驻跸于此,所以早早实行了宵禁,断黑以后,便不许路上有行人。纳兰因为是侍卫,自有腰牌可以通过,但迟了回去,依然是不太妙的,所以他不得不匆匆告辞。但跨上了马,又不胜惆怅,回首再三,才一狠心,重重地抽了马一鞭子。马没有防着他有这一下,抽得一跳,扬起尾巴,箭似的飞跑出去。

  二、圣眷

  也是合当有事。平常康熙入夜以后,并不找纳兰,今天却想起了他,命太监来宣召,却不见他的人。一问,才知道他早早离开了驿馆。一直到宵禁了,还不见人回来,所以纳兰一进门,便有好心人关照他:“快去见皇上,他已经两次派公公来找你了!”纳兰听说,也来不及换朝服,立即来到了康熙的寝宫。

  康熙问他到哪里去了。他不敢欺君,一一向皇上作了禀报。特别是说到御蝉,说她如何才貌双全时,不觉眉飞色舞,把个康熙皇帝也听得心痒难耐!便故意说:“朕不信江南有这样才貌双全的女子,能令你这般忘了时间?朕明日也要和你一起去见见这个什么沈宛。”纳兰说:“陛下如此威仪去见一个民间小女子,岂不要把她吓坏了!”康熙说:“朕也要学你一样,换上便服就是。只是你在他们跟前,可不许称朕‘皇上’。”纳兰说:“奴才怎敢放肆!”康熙是顺治的第三个儿子,所以他想了想说:“你就当朕是你的同僚,称朕‘黄三爷’就行了。”

  第二天,康熙称病,概不接见臣子,却和纳兰一人一骑,来到了顾贞观的学馆。纳兰对顾贞观说,这是我的同僚黄三爷,他听说沈宛有才,很想见见她。于是他们分宾主坐下后,顾贞观就叫来了御蝉。康熙可是一国之君,他的后宫,真个是环肥燕瘦,粉黛三千。但他此时也是感到眼前一亮,顿时觉得自己后宫那三千嫔妃,也真个是三千“粉黛”,一堆胭脂水粉而已,怎及眼前这小小的沈宛如此明媚动人!康熙也是极好才学的人,他此时放下了皇帝的架子,和大家一样,平心静气地谈学问,讨论诗词,他这才感到人生还真有可以忘怀岁月的生活。回到驿馆后,对沈宛仍是念念不忘。

  但康熙毕竟是个大忙人,他不能天天装病,所以在皇上驻跸的这些个日子里,便只有纳兰,一有空就往沈宛这里跑。跑的时间长了,他和沈宛都感到有一天不见,这一天便百无聊赖,浑身不对劲,就知道两人已是分不开的了。纳兰自从卢夫人过世后,正如他在悼亡词中说的“自那番摧折,无衫不湿”,伤心落泪时多,还从没有像这几天这般快活过。而今,他觉得只有御蝉,才可以使他从丧妻的痛苦中解脱出来,所以他便有了想娶沈宛为妻的意思。他和沈宛说了,沈宛也早已心仪他这位饮水词人,自然是羞答答地点了点头。于是纳兰便将一条白丝巾给了沈宛,表示他对沈宛的感情,就像这丝巾一样洁白纯洁,一样坚韧缠绵;并答应他这次回去,一定请他的父母正式向沈家提亲,然后,将沈宛和她的母亲一起接到京城里去。

  三、惊变

  康熙这一次南巡,从江宁出来后,又经过曲阜,一直到大年除夕的前夜才回到了京城。纳兰一回到家,便向父亲提出了要聘沈宛为妻的要求。但是,明珠太傅以满汉不通婚为由,拒不答应。

  纳兰得不到父母的支持,想到皇上也是很赏识沈宛的,去向皇上求情,想必他一定会成全自己。康熙自从纳兰救过他一驾之后,对纳兰几乎是情同手足。请皇上出面,这桩婚事还不是坛子里捉乌龟——手到擒来。

  康熙听纳兰说要娶沈宛为妻,当即一口就答应了。他说:“你没有来,朕正在找你。朕前年派你去黑龙江梭龙侦察,你将任务完成得非常出色。朕今又有件紧急任务要交给你:罗刹城额里克舍意欲造反,朕将亲征,所以想派你前去,再为侦察。此事非常重大,且甚为机密,非要你去办理不可。同时,这一路都不大宁静,还希望你能沿途多为朕做好安抚工作。这样,你写一封亲笔信交给朕,你去为朕办事,朕为你将沈宛接来京里便是。只等你办完事后,朕将亲自为你主婚,你尽可以放心前去。”纳兰见皇上如此恩宠,自是感恩不尽,便写下了一封极其缠绵的信,还附了一首表示坚决爱沈宛的词《蝶恋花》:

  辛苦最怜天上月,一昔如环,昔昔都成玦。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

  无那尘缘容易绝,燕子依然,软踏帘钩说。唱罢秋坟愁未歇,春丛认取双栖蝶。

  连信带词,一并交给了皇上,然后,领了圣旨,满心欢喜而去。他心想:有了皇上亲自将沈宛接了回来,以后还要亲自为我主婚,这就不怕父亲不许了。

  只是这一趟差事,一办就是半年。事办完了,时间也就到了秋天了。纳兰心急火燎地往回赶,他要赶快看到他的小宛。他向皇上交代了差事后,便急不可待地问康熙:“皇上,奴才的小宛,她可好?”

  康熙叹了口气说:“唉,别提了。朕倒是替你把沈宛接到京里来了,只是不巧被太皇太后知道了。你知道,太后早已去世,朕不能不听太皇太后的。她把沈宛送到了白云庵,说是要为太皇太后出家,你想想,这是多么重要的身份?这一来沈宛就是太皇太后的替身,朕更不敢反对。所以请高僧为她落发剃度,并且赐名‘白云’,这已是半年前的事了。”纳兰听康熙这么一说,顿时就倒了下去,幸亏小太监眼疾手快,一把将他扶住了。康熙说:“你这次差事办得很好,而朕许你的事却没有办到,朕十分不安。这样,朕今赐你为御前一品侍卫,这也算是对你的一点补偿。只要你好好在朕前办事,朕今后一定对你大加重用就是。”事已如此,纳兰只好叩头谢恩。

  四、情殇

  白云庵在紫禁城的西北角。纳兰骑了一匹快马,很快便赶到了白云庵。新修的白云庵不大,他一进庵便看到了小宛。她那一头的青丝一根也不剩,剃了个青皮脑袋,而且上面已烧了两排戒疤。他刚叫得一声“小宛”,便已泣不成声。沈宛回头见是日夜思念的纳兰,便也顾不得这是佛堂,顿时扑倒在纳兰的怀里,失声痛哭。她喊道:“你为什么不亲自去接我啊!”纳兰说:“皇上派我出差,他答应为我接你的,怎么会弄到这步田地?”沈宛说:“快别说你那什么皇上了!”纳兰见庵里人多,便掩住了沈宛的嘴,随即携了她的手,走去庵外的小树林里。沈宛这才哭诉着说:“皇上倒是来接我了。我看了你的信,想也没想便进宫了。但皇上接我到宫里来,是要封我做他的妃子。是我宁死不从,趁他不备,我一头撞死了过去。你看这里还留了个伤疤。后来皇上让太医将我救了过来,就这样,还把我软禁了起来,逼我答应和他成婚。还是一个宫娥,因为同情我,偷偷地告诉了太皇太后。太皇太后怕皇上走他父皇顺治爷和董小宛的老路,所以就要我代太皇太后出家,还为我特地修了这座白云庵,将我押到了这里,强行剃度,赐名法号‘白云’。我是再也不能和你在一起的了!”

  纳兰这才知道,皇上竟是这样的卑鄙小人!他骗自己写信,然后将自己调了开去办事,为的是扫去障碍,便于他横刀夺爱。等我再回来,他已是将生米做成熟饭了!什么赏我一品侍卫,卑鄙!他吼道:“老子谁也不侍候了!老子不干了!”一股鲜血随着吼声呛了出来,人便倒地昏迷不醒了。

  沈宛慌着叫人把纳兰抬进了庵内,然后叫人到太傅府中送信,把仍然昏迷中的纳兰抬了回去。他的父亲明珠将纳兰安顿在他的书房里。经过医治,纳兰活是活过来了,但他谁也不理;皇上派人来看他,他竟不下床谢恩。到了第二天,丫环为他送洗脸水,推开书房门,只见床前一大摊血,人还是那样仰卧着,叫他不理,一拉他的手,那手冰凉,已是死了多时。丫环吓得去喊老爷,一时府里上下全惊动了,明珠太傅、夫人还有纳兰的侧室颜氏,都慌着赶了来,看到纳兰仍然睁着一对大眼睛,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不由得伤心大哭。纳兰的手上还拿着一条白丝巾,这正是他送给沈宛的。只是这时那上面多了些字。明珠拿过一看,是一首调名《朝玉阶》的词。那上面写道:

  惆怅凄凉秋暮天,萧条离别后,已经年。乌丝旧咏细生怜。梦魂飞故国,不能前。

  无穷幽怨类啼鹃,总教多血泪,亦徒然。枝分连理绝姻缘。独窥天上月,不能圆!

  落款是“薄命女沈宛再拜绝笔”。显然,沈宛把这条丝巾还给纳兰的时候,她也已下了为情而死的决心!

  可怜一对璧人,竟只有如此以死相殉,为后人留下无尽的哀悼。纳兰实现了他写给沈宛的词:“唱罢秋坟愁未歇,春丛认取双栖蝶”。从此人间春草丛中,又多了一对怨蝶。

  纳兰死时,只有31岁,一代风华绝代的词人,就这样去了!这真是:“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纳兰这个风流多情的大才子,竟使21世纪的女孩子们也为他倾倒!纳兰一生获得了三个女子真心相待,人生若者如初见。相信这三段爱情都如初见般美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