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当真的蜜语甜言

栏目:文章 发表于:2019-6-2 10:44查看: 35747
“你不要上班了,我来养你。”此男看上去很老实,不善言辞,因此显得格外真诚。 “我哪怕卖血也不会让我的女人去给别人打工。” 一年前,如果婷婷听到这段话,会感动不已,默默地流下两行泪来,更何况 ...

  “你不要上班了,我来养你。”此男看上去很老实,不善言辞,因此显得格外真诚。

  “我哪怕卖血也不会让我的女人去给别人打工。”

  一年前,如果婷婷听到这段话,会感动不已,默默地流下两行泪来,更何况,说这话的是韩寒,婷婷心目中的男人典范。

  毕业后,婷婷找到一份不太理想的工作,每个月收入1000元,即便在一个二线城市,这点钱也是少得可怜。在这个作坊式的小公司里,工作不是很多,也不会有很多,老板于是很变态,变着法儿折磨员工。婷婷每天企盼的,就是摆脱经济困扰,过上不受制于人的自由生活。

  终于有一天,一位其貌不扬的男子走进了婷婷的视线,和其他相亲者的不同之处在于,这位男士明确表示,“你不要上班了,我来养你。”此男看上去很老实,不善言辞,因此显得格外真诚。婷婷从介绍人那里打听过,他确实收入不菲,唯一的不便就是人在外地。不过,在交通如此发达的时代,距离还算问题吗?

  两个人确定关系后,婷婷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辞职,然后专心准备考研。婷婷的计划是这样的,考上研究生就结婚,等拿到文凭就去男友所在的城市,通过他的关系找一份事业单位的铁饭碗,然后生子,或者,先把小孩生下来,再去找工作。反正有男友做坚强的后盾,怎么样都行得通,而这段时间里,绝对不会因为钱而发愁,一想到这里,婷婷就觉得心中暖暖的。

  婷婷平时与父母同住,一到周末就去男友的母亲家里,和未来的婆婆一起逛街、聊天、做家务,基本上随叫随到,关系处得跟母女一样好。逢年过节,就去外地探望男友。日子一天一天过下去,等到年尾的时候,因为英语缺了几分,婷婷没能考上研究生。

  反正有男友可依靠,婷婷想再复习一年,还有,男友觉得自己年岁大了,和婷婷商量了一下,准备把结婚和怀孕的计划提前。婷婷想了想,同意了。

  真正点醒婷婷的是她的大姨,一个性格霸道的女人。她屡次打电话叫婷婷到自己家里玩,屡次因为婷婷要陪未来的婆婆而作罢。想到从小对婷婷那么关心,现在居然请都请不动,大姨的气就不打一处来,一见到婷婷,她就开始发飙:“你还没结婚,就已经跟我们不来往了,你婆婆对你有多好?”

  婷婷没说什么,心想大姨脾气上来,呵佛骂祖的,等嚷完就好了。没承想大姨兀自说个不停,“你看你,不上班,天天待在家里,吃你爸你妈,你要赖到什么时候?”然后拿手一指躺在床上的表哥,“你问问他,他的女同事,想买衣服就买,想旅游就旅游,人家经济独立啊,你再看你。”

  婷婷一件黑色的大衣穿了整整一个冬天,皮鞋是从另一个姨妈那里淘来的,仔细想想,一年多,所有生活上的支出,都是父母从微薄的收入里挤出来的,除过一个热血沸腾的承诺,男友其实一分钱也没有给。而自己似乎在有意忽略此事,只是因为不好意思。

  婷婷越想越想不通,放下矜持,给男友打电话质问自己的生计。“我想你也是现代女性,现代女性都是经济独立的……”男友一如既往地笨嘴拙舌,这种形式上的诚挚比油嘴滑舌更能激起婷婷的怒火,她对着电话怒吼:“这个婚,我不结了。”而后几天,未来的婆婆叫婷婷过去,本以为会是好言抚慰,没想到婆婆一改往日的慈眉善目,突然翻脸,把她狠狠地训了一顿。这倒可以理解:站在一个母亲的立场,自己的儿子,永远都是对的一方。

  退彩礼、要回陪嫁、把婚纱照扔在永远找不到的地方,婷婷一边处理这些破事,一边开始找工作,她很感谢大姨撕破所有温情脉脉的面纱,否则,她还会生活在那句虚无缥缈的诺言里。而这些甜言蜜语,唯一的作用就是让人感动而已,千万不可当真。

  进一步想,即便真的让男人养又会怎样,不受制于老板,但会受制于自己的爱人,圈养的生活怎可能做到独立平等,扫地出门之后,全无依靠和能力,又如何在社会生存。即便是韩寒,也不能做到以后不会变心。所以,还是要靠自己。

  “我哪怕卖血也不会让我的女人去给别人打工。”从这句话还可以看出,睿智如韩寒,也会头脑发热,拍着胸脯说狠话。而当婷婷在杂志上看到这句话后,心如止水,一点反应都没有,起码,眼下没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