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情人博物馆

栏目:文章 发表于:2019-6-2 10:48查看: 54062
莫文蔚曾有名言:“初恋男友教我讲德文,星仔教我品尝红酒,而冯德伦则教我谈恋爱要开开心心。”初恋已结束,但德文不会忘,以至于她现在会五国语言;周星驰已成往事了,但品尝红酒的习惯不会丢,所以她“退休后 ...

  莫文蔚曾有名言:“初恋男友教我讲德文,星仔教我品尝红酒,而冯德伦则教我谈恋爱要开开心心。”初恋已结束,但德文不会忘,以至于她现在会五国语言;周星驰已成往事了,但品尝红酒的习惯不会丢,所以她“退休后在佛罗伦萨买地建酒庄”的梦想全国闻名。

  而今她和冯德伦分手,在新伴侣面前,她开开心心地,品着红酒,行走欧洲,说着流利的德语。留不住他的人,也留不住他的心,留住他的习惯也好。

  身畔停留过的人,总会留下些好习惯感染我们,人到了一定年纪,携带这些好习惯,犹如随身携带老情人博物馆。

  但谁说这种感染不是另一种学习?张艾嘉的音乐成就,很难说不是自罗大佑、李宗盛处感染而来;有志女青年跟鬼佬交友,也是为了感染外语,以便顺利通过语言关;我那顽劣的侄儿,自从与幼儿园的女同学“杨晓莉”(也许是杨小妮?权当是音译吧)交往后,痛改前非地讲究个人卫生,因为传说中的“杨晓莉”同学的家长都是医生,有洁癖。

  至于我自己,跟银行职员A在一起后,学会了理财;跟善家务的B学会了煎鱼前用姜片把锅底抹过,可防粘锅,择辣椒,把辣椒蒂向里按进去,再拔出来,连蒂带籽都可择得干干净净;跟c尽管分开多时,却和她的弟弟成为好友,作为电脑高手的他,包办了我多年的电脑维修和系统重装,并且随叫随到。

  从前流行过一篇文章《好女人是一所学校》,后来有气不过的男人写了《好男人也是一所学校》。但不论跟谁在一起,不学点什么是不可能的,男女平等,大家都是一所学校。迫于无奈要转校时,保持学习的心,也难保不成为一个完美的人。

  我择着辣椒,等待着新的学习机会。大家都是好人,都有可圈可点之处,尽管好人没能在一起,情路流离辗转,庆幸的总有博物馆里的好习惯还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