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愿回家的父亲

栏目:文章 发表于:2019-6-3 17:20查看: 15545
杨茂礼在市政府担任接待主任之职,处在事业的上升期,现在正是组织考察他的关键时期,不容有任何闪失。 在平时的工作中,杨茂礼总结出一套经验,他把接待任务分门别类输到手机备忘录上,提前三天做好准备; ...

  杨茂礼在市政府担任接待主任之职,处在事业的上升期,现在正是组织考察他的关键时期,不容有任何闪失。

  在平时的工作中,杨茂礼总结出一套经验,他把接待任务分门别类输到手机备忘录上,提前三天做好准备;对客人也按级别设计了一套接待指南,哪一级领导考察,要准备什么级别的车,安排什么级别的宾馆,都在备忘录里记得清清楚楚。时间久了,杨茂礼觉得这样办事效率挺高,干脆把私人的事儿也记入了备忘录,比方说,家里谁生日,需提前买礼物;还有老父亲独自住在乡下,每星期需打电话问候等……

  这天,杨茂礼打开备忘录,发现三天后就是父亲六十二岁的生日。按往年的惯例,杨茂礼总会买些礼品,开车回到乡下,探望一下父亲,今年当然也不例外。于是他拨通电话,对父亲说:“爸,后天是你的生日,我回家给你祝寿。”

  杨茂礼以为父亲会像往年一样答应,不料父亲说话却有些慌张:“你、你不要回来……”

  “怎么了?”杨茂礼以为家里出了什么事,自从五年前母亲病逝后,家里就只剩下老父亲。

  父亲沉思了片刻说:“没什么,这次,我想到你家过这个生日。”

  杨茂礼想了想,说:“好的,我派车来接你。”他知道,父亲有半年没见到孙子了。

  “不用,我坐长途客车,明天你到市长途客运站接我就行了。”父亲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第二天下午,杨茂礼开车来到客运站,找到父亲,只见父亲大包小包,包里装满了各种土特产。开车回到家,杨茂礼和父亲拎着东西进了家门,就遇上妻子何纹娜那张冰冷的面孔。杨茂礼知道,父亲和妻子很难相处。母亲死后,他本想把父亲接到城里住,可妻子嫌弃父亲,说父亲不注意卫生。有一次,因为父亲在客厅随地吐了一口痰,两人吵了一架。父亲一生气,就回到乡下,再也不到他们家来了。现在两人见了面,杨茂礼忙打圆场说:“爸明天要过六十二岁大寿,我专程把爸接来的。”杨茂礼这样说,是想让妻子跟父亲打个招呼。

  让杨茂礼没有想到的是,父亲竟给何纹娜先打了招呼,说:“纹娜,我来了。”见公公给自己打招呼,何纹娜才放下脸,笑着说:“爸,坐了那么长时间的车,辛苦了。”

  第二天晚上,杨茂礼在酒店为父亲摆了两桌庆寿宴,为了让父亲觉得热闹,杨茂礼还请来了一些好友作陪。父亲果然很高兴,在各位亲朋好友的祝福下,多喝了两杯,很快喝醉了,对在场的人嚷嚷道:“我儿……我儿子……是个真正的孝子。”

  过了生日,父亲就说要回家,杨茂礼知道父亲行事固执,只好答应,说一会儿开车送父亲回家。父亲却说:“你工作忙,还是把我送到长途车站,我自己搭车回去。”杨茂礼只好按照父亲的意思,送父亲到长途车站。买来车票,杨茂礼本想把父亲送上车,可这时领导打来电话,催他回去。杨茂礼就塞给父亲一千元钱,匆匆离开了。见儿子走了,父亲叹了口气,拿着车票,走向退票窗口……

  又过了几个星期,杨茂礼为工作上的事去了一趟家乡镇政府。工作安排妥当后,杨茂礼见天色尚早,就想顺道回家看看父亲。车开到家门口,却发现门上挂着锁,父亲不在家。杨茂礼正在纳闷,就在这时,邻居李婶走了过来,见到杨茂礼,说:“礼子,回来啦。”

  杨茂礼就问:“李婶,你看见我父亲了吗?”李婶听了,疑惑道:“他不是跟你到城里去了吗?”

  杨茂礼还以为李婶说父亲到自己家过生日的事,就说:“是呀,过完生日就回家了。”

  李婶说:“那就不清楚了。”

  杨茂礼前两天还和父亲通过电话,父亲说自己很好,杨茂礼觉得不用太担心,就把车开了回去。走在路上,杨茂礼接到一个电话,打开手机一看,是好友董总的电话,董总对他说:“我告诉你一件事,我今天在一个刚竣工的建筑工地给客人设计装潢,遇见一个工地看门人,很像你的父亲。”上次父亲生日,董总给父亲敬过酒。

  杨茂礼不相信。晚上,他打通了父亲的电话,问道:“爸,你到哪儿去了?今天我回家了。”父亲笑着说:“哦,在家里没事,我就到你三姑家去玩,我过两天就回家。”

  杨茂礼的三姑嫁在另一个乡镇,父亲去他妹妹家里玩上一个星期,也没什么稀奇的。弄清了父亲的去向,杨茂礼这才放下心来。

  又过了一个月,杨茂礼陪领导去乡下调研,完成任务后,就又顺道回家,但这次依旧没有见到父亲,而且门口杂草丛生,一看就知道父亲很久没有回家了。见到邻居李婶,李婶还是说:“你父亲不是到你那里去了吗?这都快半年了。”

  杨茂礼有些纳闷,就打通了父亲的电话,问父亲:“爸,你到底上哪儿去了?”父亲说:“我在家呀!”

  杨茂礼说:“爸,你别骗我了,我在家门口呢,李婶说你都离家半年了。”父亲听了,沉吟了片刻,说:“你别管那么多,我人好好的。”任杨茂礼怎么问,父亲也不说他的地址。

  杨茂礼突然想起,董总上次告诉自己,在工地上遇见一个非常像自己父亲的人。于是,杨茂礼找到董总,让他带自己来到那个工地。在工地门前,果然见到父亲戴着一顶安全帽,胳膊上还佩着一个红袖箍,上面写着“执勤”两个黄色的大字。这时,父亲正在收拾工地上的废旧铁丝,老胳膊老腿,显得很是笨拙。

  杨茂礼忍不住冲上前,叫道:“爸,你这不是在丢我的脸、出我的丑吗?”

  见到杨茂礼,父亲吓了一跳,仿佛是做错事后被抓住的孩子,低着头一言不发。杨茂礼心里有气,教训得更带劲了:“每月给你五百元,还不够用吗?就是不够用,你说一声,我给你汇款。你这么大岁数,还出门打工,别人见了,要骂我不孝的!”

  父亲嗫嚅了半天,才说:“其实,我还不是想让你当个孝子?”

  父亲告诉杨茂礼,现在乡里有不少年轻人把老人扔在家里,带着老婆出门打工挣钱,对家里的老人不闻不问。乡政府意识到这个问题,就开始进行“孝子工程”评比,对各种赡养行为进行星级考核,其中,将老人带在身边赡养的子女,会被评为五星级孝子。父亲说:“为了让你当上五星级孝子,我就对村里人说你把我接到城里,和你们一起住。可我不想待在你家,看你老婆的脸色,就在工地上找了份活。那次我过生日,你说要回家,我怕露了馅,就说想到你家过生日,买了些土特产,然后到长途车站等你。过完生日,我见你走了,就把车票退了,又回到工地上。”

  听了父亲的话,杨茂礼不吭声了,这些年,他把父亲扔在乡下,除了给些钱,就是按照备忘录上的提示,打几个电话,逢年过节例行问候一下,其余时间,就再也不闻不问。父亲和自己住在同一个城市近半年,自己都不知道。杨茂礼说:“爸,你跟我回家吧,好不好?”

  父亲摇摇头说:“再等等吧。等你评上五星级孝子,我就说在你家里住不习惯,再回到乡下。”

  杨茂礼不解地问:“爸,你干吗这么看重一个称号?这不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吗?”

  父亲笑笑说:“去年你不是说上级正在考察你、考虑给你升职吗?那荣誉你用得着。”

  杨茂礼听了,顿时说不出话来。几天后,有人给杨茂礼送来一封快件,是老家村委会寄来的。他打开一看,里面是一面锦旗,上面写着“孝敬父母,五星标兵”,还绘有五颗金光灿灿的星星。杨茂礼的手一哆嗦,锦旗掉在了地上……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