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舰外交:大清水师也曾很牛

栏目:文章 发表于:2019-6-12 19:18查看: 2084
在国人眼中,近代以来,由于国力衰败,中国海军也往往处于忍气吞声的地位。其实,孱弱的近代中国海军也并非无所作为,在国家危难之际,他们以最大力量维护民族尊严,在历史上留下了为数不多的几个闪光点。 ...

  在国人眼中,近代以来,由于国力衰败,中国海军也往往处于忍气吞声的地位。其实,孱弱的近代中国海军也并非无所作为,在国家危难之际,他们以最大力量维护民族尊严,在历史上留下了为数不多的几个闪光点。
  
  北洋杰师首访日本
  
  1886年,日本、英国、俄国势力渗入朝鲜,为争夺控制权展开了激烈的争斗。作为朝鲜保护国的清朝,深知一旦朝鲜旁落他人之手必将危及自身安全,于是命令北洋水师“定远”、“镇远”、“济远”、“威远”、“超勇”、“扬威”6艘军舰前往朝鲜东海岸操演,借以展示清政府强大的海军实力,威慑敌国勿要轻举妄动。
  
  是年8月1日,“定远”、“镇远”、“济远”、“威远”4艘军舰在丁汝昌的率领下,奉命前往日本长崎港进行大修。8月13日,中国水兵上岸购物观光,个别水兵趁机跑到妓院嫖娼,与老板发生了纠纷,引来日本警察干预。水兵与警察发生群殴,结果一名日本警察被刺成重伤,肇事水兵被拘捕,其余水兵四散而逃。
  
  8月15日,数十名放假的水兵上岸观光,丁汝昌为了防止再起冲突,下令水兵不准带械登陆。当水兵行至广马场外租界和华侨居住区一带时,早有准备的日本警察将街道两头堵死,将手无寸铁的中国水兵隔离在各个街区,随即大肆挥刀砍杀。中国水兵猝不及防,又无法互相呼应,结果吃了大亏,死亡5人,重伤6人,轻伤38人,失踪5人。日本警察被打死1名,伤30名。
  
  事后,中日双方进行了长达几个月的谈判,中方有人提出“撤使绝交、以兵相胁”的主张,海军实力不济的日方慑于北洋水师的强大武力,这才与中方达成协议,称这次冲突是语言不通,彼此误会,对死伤者各给抚恤。
  
  北洋水师首访日本最终以日方屈服而终结,但双方从此结下了梁子。日本民间的复仇情绪被煽动起来,大受刺激的日本政府投入巨资建设海军,从天皇到百姓踊跃捐款购置军舰,力争短期内赶超北洋水师。
  
  北洋水师再访日本
  
  1891年,俄国和日本为了争夺朝鲜,矛盾进一步加深。日本加紧了军事准备,朝鲜的命运岌岌可危。清政府在外交上继续坚持对朝鲜的保护权的同时,在军事上希望通过炫耀强大的海军力量,遏制日本的侵略野心。而此时的日本为了摸清北洋水师的底牌,也特地发出了访日的邀请。
  
  是年6月26日,丁汝昌再率北洋水师主力军舰前往横滨。舰队抵达横滨港后,日本予以高规格的礼遇,所到之处或礼炮致礼,或夹道迎接。
  
  7月16日,丁汝昌在旗舰“定远”号上举行招待会,邀请了包括国会议员和记者在内的日本各界人士出席。日本人参观完7000吨级巨舰“定远”、“镇远”号后又深受刺激,诱发了日本国内的惊恐情绪。
  
  北洋水师在访问横滨、长崎后,于8月4日离开日本回国。一些将领对日本海军发展速度之快吃惊不已,认为自身装备已陈旧落伍,纷纷上书要求添船换炮,却被户部以经费短缺为由拒绝。
  
  反观日本,朝野各界将北洋水师作为日本的头号威胁,立志以战胜北洋水师为最高命令,掀起了超常规加速扩充海军军备的高潮。至甲午战争爆发前,日本海军已拥有各种军舰55艘。
  
  1894年,号称“亚洲第一”的北洋水师在丰岛、黄海、威海卫三战,以全军覆没的结局收场。
  
  震慑古墨的跨洋航行
  
  甲午战败后,清朝的国际地位一落千丈。1905年,美国议会在白人工会的压力下,强行通过了禁止华工的法令。清政府驻美公使伍廷芳据理力争,始终未能挽回局面。墨西哥议会趁火打劫,也提出了禁止华工人境的法令。伍廷芳受命与墨西哥政府进行谈判,结果碰了一鼻子灰。伍廷芳拍案而起,勃然怒喝:“下旗!回国!电中国政府,派兵船来,再和你们周旋!”此言一出,墨西哥官员目瞪口呆。墨西哥震惊之余,赶紧请美国政府调停,最后以废除禁止华工人境法令而告终。
  
  原来,清政府败于日本后痛定思痛,不惜重金重建海军,从英国、德国购入“海天”、“海圻”、“海容”、“海筹”等巡洋舰,建立了巡洋、长江两支舰队。虽然实力不能与当年的北洋水师相提并论,但还是远远超过了墨西哥这样的小国海军。
  
  受此事件启发,1908年,清政府下令萨镇冰率领“海圻”、“海容”二舰前往新加坡、印尼、越南等地抚慰南洋侨胞。
  
  1911年,程璧光率领“海圻”号巡洋舰赴英国参加英皇乔治五世加冕仪式,指挥了中国海军历史上第一次跨洋航行。在参加完加冕仪式后,“海圻”号巡洋舰又应美国政府邀请前往进行友好访问,官兵们还为格兰特将军墓献了花圈。恰巧此时,古巴和墨西哥都发生大规模的排华事件,程璧光便指挥“海圻”号顺路访问了古巴。当“海圻”号出现在港口时,受到当地华人的热烈欢迎,而古巴总统慑于中国军舰巨炮威力,态度立即改变,紧急接见程璧光时特意表示:“古巴军民绝不会歧视华侨。”
  
  “海圻”号于是在古巴停泊,并计划休整后访问墨西哥。在美墨战争中吃尽苦头的墨西哥政府害怕再起兵祸,不等“海圻”号上门,便主动向清政府赔礼道歉,赔偿了受害侨民生命财产损失,中国军舰这才取消访问打道回府。
  
  日制军舰访问仇家
  
  1934年5月30日,日本海军元帅东乡平八郎死去,日本邀请各国海军首长参加东乡的葬礼,中国政府最后派出了海军第一舰队“宁海”号巡洋舰,代表军方而非政府前往日本访问。
  
  这次访问极具讽刺意味:一方面,东乡平八郎在甲午战争中,率领“浪速”号等三艘日舰在丰岛击沉了中国运兵船,致使900多名清军葬身大海,另一方面,民国政府由于资金有限,只能用招标方式购买军舰,而“宁海”号的生产商日本播磨船厂报价低廉,并同意用大豆折价,结果中了标。
  
  尽管日本之行有屈辱的成分,但中国海军官兵有礼有节,不卑不亢,以严整的军容和严格的军纪赢得了日本友好人士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