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给了母亲满头白发

栏目:文章 发表于:2019-6-18 12:39查看: 14157
不久前,我带着妻儿回老家给父亲上坟。从济南到老家的公路非常平坦开阔,车辆也不多,用了两个半小时就到家了。 这么多年以来,这是我第一次回家没有事先打电话。因为,我头一天的时候看天气预报,知道 ...

  不久前,我带着妻儿回老家给父亲上坟。从济南到老家的公路非常平坦开阔,车辆也不多,用了两个半小时就到家了。
  
  这么多年以来,这是我第一次回家没有事先打电话。因为,我头一天的时候看天气预报,知道老家这一天有雨,下雨的日子里,气温是非常低的,尤其是农村,就更加凉了。如果母亲知道我要回去,是一定会在村口迎接我的,而且她会很早就从家里出来,站在村口张望,我担心天凉会冻着母亲。她老人家已经80多岁了,而且因为得了一场脑血栓,已经失语一年多,身体状况大不如前了。但是,当我的车子拐下公路开到村里的小路上的时候,我一眼看到——母亲正拄着拐杖,站在村口向着公路的方向张望。凝视着细雨冷风中的母亲,我已无力控制自己的泪水。羸弱的母亲,尽管没有接到我的电话,仍然冒雨出来迎接远方的儿子,因为她知道儿子今天一定会回来。我甚至不知她在那里守候了多久。
  
  停下车,我告诉儿子,快下车,把奶奶扶上车来。妻子和儿子一起下车,我看着他们跑向母亲,慢慢地把车开到母亲身边,下来扶着她。我看母亲想说什么,却什么也没说出来,母亲先盯着我看,然后用手抚摩着孙子的头。我看得出,她很高兴,她冲我用手势比划着,我明白她的意思是孙子又长高了。
  
  按照我们老家的风俗,这一天,女儿是一定要到爹娘的坟上烧纸钱的。这么多年了,因为母亲的身体不好,再加上年事已高,我们就一直没有让母亲去过外公外婆的坟地。今年,当我给父亲烧完纸钱之后,我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母亲一定也想着去给自己的爹娘烧纸钱吧,因为,她一定知道,对于自己来说,这样的机会就快没有了。从父亲的坟地回来,我对母亲说:“娘,咱们去姥姥姥爷的坟地,给他们烧纸钱去吧。”我看到,母亲听完我的话,眼里的泪水立刻就流了出来。她马上给我打手势,意思是立刻就走。
  
  从我们的村子到外公家的坟地也就有两公里的路程,我让母亲坐在前排的座位上,想让她再仔细看看熟悉的地方和风景,因为自从母亲得病以后,我们就哪里也没让她去过,她已经有几年没到过她熟悉的道路和田野了。
  
  母亲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窗外,我尽量把车开得很慢很慢,两公里的路程我们走了半个小时。到了外公外婆的坟地,我和妻子扶着母亲来到坟前,点燃了纸钱。我和儿子给外公外婆鞠躬,此刻的母亲表情安详而平静。她很认真、很仔细地看着坟地周围的一草一木,她似乎在对自己的双亲说,我带着子孙来看你们了,不知道明年还能不能来呀。
  
  回家的路上,母亲一副很高兴的样子,满脸都是那种愿望实现后的喜悦。一天后当我告别了母亲,当我开车离开村口,我的情绪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平静下来,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母亲啊,我除了给您一头白发,还给了您什么?
  
  明年的今日,您还能在村口迎接自己远方归来的儿子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