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牢房

栏目:文章 发表于:2019-6-18 23:08查看: 14421
诗人莲子曾有这样一部诗集,开本较小,页码也不多,但它的名字很特别,叫做《单人牢房》,给我留下极深的印象。诗很美,韵味也足,只是不明白因何叫这个名字。是作者喜欢囚禁自己,封闭自己;还是要走出禁锢,去 ...

  诗人莲子曾有这样一部诗集,开本较小,页码也不多,但它的名字很特别,叫做《单人牢房》,给我留下极深的印象。诗很美,韵味也足,只是不明白因何叫这个名字。是作者喜欢囚禁自己,封闭自己;还是要走出禁锢,去太阳底下呼吸新鲜自由的空气;还是觉得一生下来就在牢房中,努力也是无奈呢?
  
  后来,我从书中遇到了两个人,他们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帮我解了这个问题。
  
  其一是明代的冀元亨。
  
  冀元亨是王阳明的学生,因被人陷害而入狱。锦衣卫的监狱里,冀元亨受尽了酷刑,每次提审后都是遍体鳞伤,死去活来。可是他从未屈服,没有乱说过一个字。不仅如此,奄奄一息的他回到牢房后,竟没有半点痛苦、哀伤和怨恨之色,还能和颜悦色,细致耐心地给狱友们讲学,亲切慈祥就像对待自己的亲兄弟,使他们都听得入了迷,连身上的伤痛都忘了,狱友们感动得泪流满面。更加令人叹服的是,对待百般折磨他的狱吏,依然春风一般,从无半点愠色,饱含深情,笑对皮鞭,狱吏实在拿不动整他的刑具,似乎这个犯人身上流的血就是他们心头流的血。凡与他接触的人,都无不被他的爱和宽容所征服。使得本来恐怖血腥的大狱,变成了他传布学说、唤回人良知的课堂。谁也不会否认,这里的每个人,没有哪个愿再为难他,再囚禁他。显然,他人虽在牢狱,而精神早就自由了。
  
  另一个是前南非总统曼德拉。
  
  为了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让南非的每个黑人都能享有白人一样的权利,曼德拉进行了长期艰苦的斗争,同时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当局判他终身监禁,从此孤独、冰冷、肮脏、疼痛、黑暗的日子就似乎永远地粘上了他,一晃27年过去了,这可是一个人生命中最美好的年华啊!试问,这些惨痛记忆谁会忘却?然而,1994年5月10日,曼德拉正式就职南非共和国总统,在这个全球瞩目的典礼上,来自14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6000名贵宾受邀出席,此外,曼德拉还特别邀请了三位客人,他们不是别人,正是当年给过他无数痛苦回忆的监狱看守。更让人想不到的是,在这么隆重的场合,在这么神圣庄严的时刻,曼德拉热情地请他们起立,向与会全体嘉宾介绍这三位特殊的客人,并万分真诚地向他们致敬,感谢他们苦他的心志,劳他的筋骨。全场的人无不为之感动,雷鸣般的掌声淹没了一切。英国前首相布朗动情地说:“曼德拉是非洲和全世界人民的真正公仆,他的勇气无与伦比。”
  
  许多人在钦佩之余仍然搞不懂曼德拉何以会有如此宽阔的胸怀,使得包括政敌在内的所有人都被他的博大所征服。曼德拉是这样说的,同时也成为经典名言迅速传遍了世界:“当我走出囚室,迈过通往自由的监狱大门时,我已经清楚,自己若不能把悲痛与怨恨留在身后,那么我其实仍在狱中。”
  
  看过他们的故事,我仿佛电光石火一般顿悟了诗人的内心。大千世界,人海茫茫,又有哪个不在牢房中呢?痛苦、孤独、恐惧、无助,这难道不是人类生活的困境?《单人牢房》简直太经典了。然而,这却不是无解的命题,几百年前的冀元亨就打碎了他的牢房,曼德拉也走出了他的牢房,而归根结底,开门的钥匙还在自己手中。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