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咒

栏目:文章 发表于:2019-6-20 14:07查看: 14594
六十三岁的父亲,还没老,可他特烦人。自从给他装了电话后,他隔三差五打来电话问:快放假了,你们回家吗? 我在部队工作,即使节假日,也有忙不完的事。我在电话里解释了半天,他仿佛没听清楚似的问: ...

  六十三岁的父亲,还没老,可他特烦人。自从给他装了电话后,他隔三差五打来电话问:快放假了,你们回家吗?
  
  我在部队工作,即使节假日,也有忙不完的事。我在电话里解释了半天,他仿佛没听清楚似的问:是说回来吗?哦,不回来?然后,他通常会把电话再交给母亲,让母亲再絮絮叨叨地问我一遍。
  
  母亲是一个健谈的人,和她通电话,没有十分钟,话是讲不完的。什么父亲采了很多你爱吃的菱角,还有院子里的那棵梨树,结满了梨子,你回来尝尝吧。
  
  我叹气说:事情多,请不到假呢!这个时候,我听见话筒里突然传来了父亲的声音,他着急地说:你就说,父亲病重,快不行了!
  
  父亲怎能咒自己呢?他虽然得了癌症,但病情一直很稳定的。他一定是想我们想疯了,出此下策。于是我心一软,告诉他,容我给领导说说看,如果请到假,我一定回家去看看。听说我要请假回家去看看,电话里的父亲竟高兴得说不出话来,他像怕我会变卦似的,啪一声挂断了电话。
  
  后来,姑姑打电话告诉我:你爸病重了,你快回来看看吧。我立即朝家里打电话,可家里的电话始终无人接听。看来,父亲的癌症是真爆发了。我急急忙忙请了假,带上妻儿坐上回家的车,一路上,我都在焦急地想着重病中的父亲会是什么样。
  
  出乎我的预料,还未进入家门,父亲就过来迎接我们了。想到姑姑的电话,我哭笑不得,责怪他们不该开如此玩笑。
  
  可父亲似乎全然不理会这些,只顾在一边傻笑着。吃饭时,父亲端来母亲做的鸭汤,还一个劲地说,这只鸭子,可是从猪獾的嘴里夺来的。母亲告诉我们,有一天深夜,在睡梦中,父亲隐约听见外面有动静,起床发现,原来是一只猪獾,正叼了鸭子走。父亲起身去追,夜色中摔了三个跟头。母亲讲这个故事时,父亲只顾看着我们津津有味地吃着鸭子,眼神里流露出无比的自豪。
  
  母亲说,这只鸭子,已经多养大半年了,之所以到今天才杀它,是父亲总在她面前叽咕,城里的鸭子都是饲料喂的,哪有自家散养的好?
  
  在老家吃完饭,我们该返城了。母亲从菜园里采摘了许多蔬菜。当父亲将蔬菜朝蛇皮口袋里装时,父亲又说,这蛇皮口袋沉,不好提,等下我送你们上车。当父亲提着蛇皮口袋歪歪扭扭送我们上车时,车子都快要开了,他才慌忙下车。就在他下车那一刻,我发现他的裤脚,被车门夹住,差点跌倒。我背过脸去,任听眼泪奔涌而出。
  
  那次回家后,在电话里,父亲好久都没有问我回家的事。我只知道,他和母亲都好,这个消息对我来说,比什么都重要。一晃三个月过去了,那天,我又接到姑姑的电话。她说:你爸病了,很重,快回来吧。我说:姑姑,你是不是又开玩笑了?她说:是真的。我将信将疑,赶紧坐车朝老家奔去。快到家门口时,和往常不太一样,不仅父亲没有出门迎接,就连母亲,也看不到身影。我的心里突然有了不祥的预感。
  
  当我跨进堂屋,发现躺在草铺上的父亲已经离开人世了,我的眼泪不禁决堤而出。母亲哭着说,就在你们上次回家时,父亲就知道自己的病没得救了。他没有告诉任何人,父亲走得很安详,他的病情加重后,知道我在部队很忙,坚决对我封锁了消息。
  
  想不到,那段时间,父亲在电话里,总爱问我回不回老家,原来,他是想让我在他有生之年,能够回家再陪他吃一顿饭,和他再拉一次家常。而我,竟然以为那一次,父亲是在咒自己,是为了我能回家去看他。
  
  父亲,我相信您是不会咒自己的。可是,正是我以为您不会咒自己,我才一再拒绝您,说什么我很忙,没空回家去看您。可是,父亲啊,那一次,我为什么不相信您的咒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