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谷足音

栏目:文章 发表于:2019-6-22 10:07查看: 12496
友人,假若今夜我去访你,必定是要晚些时候的。当我结束一天的琐屑,拂净衣履上的尘埃,再携上一卷书,关上我的屋门时,夕阳已经消隐在群山的背后,一颗星在紫色的天际闪着淡薄的微光。我回转身来,换了一双轻巧 ...

  友人,假若今夜我去访你,必定是要晚些时候的。当我结束一天的琐屑,拂净衣履上的尘埃,再携上一卷书,关上我的屋门时,夕阳已经消隐在群山的背后,一颗星在紫色的天际闪着淡薄的微光。我回转身来,换了一双轻巧的木底鞋子,今晚我将摒弃所有的车马,漫步去山间寻你。我的友人,请容我晚些时候轻扣你的门扉。
  
  四合的暮色中,我踏上了那条山间小路,像一个渺小的孩子投进群山的怀抱。石径两旁的落叶层层叠叠,冬日的枯藤恋着老树的枝桠一路向天空缠绵着,又把相邻的树联结在一起,有一两只松鼠飞快地跳跃。归鸟的晚唱已和天光一起渐渐弱去,我仍缓缓地走着,心中安谧恬然,并不担心黑夜会令我迷失方向,因为我看到林梢的那头,山月已经升起。
  
  友人,我已然走在这山路上了,在这个月色清冷的冬夜,我携一卷书和一朵思念独自踽踽而来,多少次想象过的场景,如今我终于置身其中了。月下的山林,有些清癯,又有些沉郁,那是些密密的松影,给卸妆的树木织成一件墨色的斗篷,似要抵挡冬夜的寒凉。松针间筛落一地细碎的月影,微微摇曳着,仿佛怕被我的脚步踏得更碎而躲闪。我走到开阔处,清光似水泻满一身,不由得停住脚步。我的友人,请容我在这月光下流连片刻,晚些时候轻扣你的门扉。
  
  夜的山林,幽深而又沉静,偶尔有宿鸟的一两声低咽,梦呓般的遥远而又迟疑,仿佛落花悠悠地坠入闲潭,水面只掠过微微的涟漪,这啼声在空谷里还没来得及荡起回音便溶入了月色,杳然无迹,而后,四面又归于寂静。我仰头独对一轮明月,清冷的夜气中竟觉着一丝旷古的苍凉,在这个无风的夜晚,和千万年前一样,山中草木凋零,落叶萧疏。
  
  友人,此刻你在做什么?复又踏上行途的我在自己橐橐的足音里又想起了你,是和我一样徘徊月下还是在窗前细读那些清言札记?在那些山风凄厉,寒雨霏霏的夜晚,幽隐深山的你是否也会感到一丝冷寂,从而怀念起俗世的温暖烟火?有些夜雪初停的日子,琉璃世界纤尘不染,独对山间清景负手行吟的你是否也略觉美中不足,盼望能有白衣人载酒而来,盈杯把盏相对陶然?而这个呵气成霜的月夜,我却只携了一卷散淡文章和一襟迷离月色缓缓行来,晚些时候就要轻扣你的门扉。
  
  山路时而崎岖时而平坦,月光下不知走了多久,终于看到你远庐的影子在前面的山腰,要到达那里我还得登上一段高处的石径,许是太久未攀岩拾级,竟觉得有些累了,我缓下步履想歇息片刻时,忽有一缕暗香浮起,却又游离着,似有又似无,循香一路寻来,果然在不远处看到了一树寒梅,在荒寂无人的崖壁上幽幽吐着沁香。我又停伫在那里许久,吐纳间沁入了许多清气,心底都澄澈起来。山间竟是有这般妙处的,难怪你舍弃红尘独自幽居而不思归路。
  
  友人,我想攀折一枝梅花,让这缕香气笼在袖底,沾染一丝山林的气息,好遮掩我这些年来一身的风尘,然后把它插在你案头的瓶中,霜天月夜伴你苦读。但是最终我却迟疑了,山中的你独享清风明月,这梅花,甚至这远僻的空山都是你的财富,我又如何把这原本属于你的东西再次呈献给你呢?况且,你的窗前纵使蕉叶凋落,又焉知没有梅影横斜呢?友人,今夜的月色如此清幽,快燃起你的红泥小火炉,把茶水煮沸吧,打开你的轩窗,月光下我的脚步渐走渐近。我幽栖的友人,听到了吗?此刻我在轻扣你的门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