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高不送客

栏目:文章 发表于:2019-7-10 20:08查看: 32109
几个月前,一同事欢天喜地地住进了高楼。熟人中那些想买房而还未买者前去参观,买了房而尚未装修者前去取经,亲戚、朋友、同学、乡党前去道贺,同事的成就感和自豪感得到了空前满足。 从前,这位同事住 ...

  几个月前,一同事欢天喜地地住进了高楼。熟人中那些想买房而还未买者前去参观,买了房而尚未装修者前去取经,亲戚、朋友、同学、乡党前去道贺,同事的成就感和自豪感得到了空前满足。
  
  从前,这位同事住着单位的一间小平房,屋里列布高低家具,杂陈大小用品。书桌与炉灶毗邻,典籍共饭菜争香。笔墨纸砚描摹书生本色,锅碗瓢盆唱响庸常生活。同事公干回来,守着娇妻,教着顽儿,生活虽然清贫,日子却过得温馨宁静。只是来了朋友,室无腾挪转身之地,客无立锥安坐之处。薄面书生不免赧颜,愧恧不安常怀于心。而今住上高楼,喜悦之情自不待言,迎来送往更是豪情满怀。
  
  可这位同事乃是一忠厚书生,待人温婉虔敬,礼数周详。尽管住在六楼,又没有电梯,但凡年长于己或初次登门者,必亲送至楼下以至于小区门口。让外人看来,主人谦和,客人尊贵。因之,很多人有事无事都喜欢上他那儿坐坐,喝喝茶、聊聊天,宾至如归,其乐融融。
  
  一天,他转悠到的我办公室,似乎有话要说,却又欲言又止。细审之,方具道所以。乔迁以来,也着实兴奋了好一阵子。访客盈门,赞声盈耳,弄得他飘飘然忘乎所以。几个月过去了,书未看一页,文未著一篇。陪大家东拉西扯,不着边际的闲聊,耗费时间不说,单是这送客往返爬楼的艰辛,就让他有些苦不堪言。
  
  从一楼到六楼共一百零八级台阶,加上日常的生活必须,每天要爬近千级台阶。来客不送吧,怕人家说他才扔了打狗棍,就忘了讨饭人;送吧,一天下来,浑身上下像散了架,疲惫不堪。
  
  然后问我:你也住在高楼,家里亦常常高朋满座,且朋友多为各界精英或文化名流,你何以洒脱自处?
  
  我说:朋友者,或志趣相投,或意气相通。有事可两肋插刀,无事则长相守望。性情中人,何拘礼法?
  
  司马君实写过一篇《真率铭》,文曰:“吾斋之中,不尚虚礼。不迎客来,不送客往。宾主无间,坐列无序。直率为约,简素为具。有酒且酌,无酒且止。清琴一曲,好香一炷。闲谈古今,静玩山水。不言是非,不论官事。行立坐卧,忘形适意。冷淡家风,林泉高致。道义之交,如斯而已。罗列腥膻,周旋布置,俯仰奔趋,揖让拜跪。内非真诚,外徒矫伪。一关利害,反目相视。此世俗交,吾期摒弃。”我的客厅便挂着云轩先生楷书的这篇文章,可以看做我交友与待人接物的一个宣言。
  
  但凡君子与人游处,亲而不腻,远而不疏。随情适性,客随主便。注重的是内心感受,而非外在的礼节。至于客往,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又何必一定要送至楼下?过分的热情与客套反倒让人觉得疏远。我有一友,乃某地高官,一日慕名来访,猝然相睹,怡然相悦。临别,我送至楼梯转弯处说:楼高不送,请君自便。不料此君回转身来,握住我的手说,蒙你高看,我在你眼里还不算个俗人,日后若有所思,还会前来叨扰。
  
  我的送客之举,遭到了陪同领导的朋友非议。因为这位领导不仅位高权重,而且年长我二十余岁。朋友认为我目无尊长,简慢无礼。而这位领导却不食前言,亦曾多次到访。古人云:君子淡以亲,小人甘于绝。此之谓乎?
  
  行文至此,忽然想起在某本书上看到,王船山先生送客的佳话。说是船山先生僻居山野,有一位朋友前来拜访,盘桓终日,至暮欲归。船山先生说,年老体衰,不能远送,先生徐行,我在此目送十里。客人行至五里,忽然记起有东西遗忘,打马返回。船山先生还在原地,目视远方,客人大为感动。
  
  朋友间的交往,只要彼此真诚,心无挂碍,免去俗礼,才能坦露真率,还原本色。如此行事,岂不爽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