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成一尊佛

栏目:文章 发表于:2019-7-12 03:56查看: 1360
母亲喜欢开着电视打瞌睡:靠在沙发上,微闭双眼,两手合拢放在腿上,发出微微的鼾声。此时的母亲,慈眉善目,平静安详,每一条皱纹都发散着慈悲与安宁,仿佛端坐的一尊佛。 有一次,我忍不住伸手,轻抚 ...

  母亲喜欢开着电视打瞌睡:靠在沙发上,微闭双眼,两手合拢放在腿上,发出微微的鼾声。此时的母亲,慈眉善目,平静安详,每一条皱纹都发散着慈悲与安宁,仿佛端坐的一尊佛。
  
  有一次,我忍不住伸手,轻抚母亲放在腿上的手。母亲突然惊醒,睁开眼睛,不好意思地笑着说:老啦,真的不中用了,看电视都打盹。我不知道母亲如今活着的全部意义,是不是就是我们这些孩子?她说,她要亲眼见她的外孙恋爱结婚生子,外孙女考上大学。“然后,”母亲叹一口气说,“我就去找你爸了,他一个人在那边肯定孤独。”
  
  我不知道,人到中年的儿女在思念故乡的母亲时,是不是都与我一样,内心充满了敬畏生命的伤感与酸楚,还有不能身边尽孝的无可奈何。现在,我每天都会思念母亲,这个给了我生命并抚育我成人的耄耋女人。我一边思念一边想象,母亲守在浸透了父亲太多心血的老房子里,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电视,一个人做家务,一个人睡觉。这个曾经充满凡俗热闹与人间烟火的家,现在只剩下母亲一个人留守。这里,是她和父亲的家,也是身在异乡的儿孙们的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