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岁月的白发

栏目:文章 发表于:2019-7-12 06:04查看: 2814
午休,学生们去食堂吃饭。我在教室里闲坐,静静地看着后面的板报。不知何时几名女生来到身后。她们嘁喳地小声嘀咕,我没有理会。察觉到有人偶尔触碰我的后背,我回过头来,她们如水般的眼睛凝视着我,轻轻地告诉 ...

  午休,学生们去食堂吃饭。我在教室里闲坐,静静地看着后面的板报。不知何时几名女生来到身后。她们嘁喳地小声嘀咕,我没有理会。察觉到有人偶尔触碰我的后背,我回过头来,她们如水般的眼睛凝视着我,轻轻地告诉我有白头发了。
  
  我早已接受了镜中的自己鬓间偶染白丝,我捋了一下头发,淡然地说,“没关系,长着吧。”她们扑闪着葡萄般的眼睛,“老师,长白发是累的,还是我们气的?”
  
  “不是,”我摇摇头,“我不会生你们的气,也没感觉过累!”我定睛看了看黑板上的粉笔字,故作轻松地微笑着说:“是粉笔面落多了染的呗!”
  
  “老师骗人呢!”她们咯咯笑起来,“把白头发拔去吧!”她们央求着。
  
  我还真是不习惯别人碰自己的头发,“不用了。”“老师,我拔头发不疼的,我常给我妈妈拔白头发!”我不再拒绝,继续看着板报。
  
  我只是感觉自己被轻轻地碰了几下,她们递给我三根白头发,“还真是不疼呢,技术挺高!”我赞许道。
  
  秋日暖阳透过窗户,照在后背上暖呼呼的,我们就在阳光下研究起这三根白发:一根全白了,如银丝般;一根黑白各半;最后一根最有意思,根部黑色,然后渐黄,末端是白色的。
  
  最后有名女生提出要收留我的白发,我递给她,她居然宝贝般小心翼翼夹在了书里。
  
  我清晰记得那天板报的内容:“尊敬的老师,您付出的辛苦刻在我们的眼里,你挥洒的心血流在我们的心里,我们唯有以刻苦求学回报师恩!”
  
  我还记住了那名女生的一句话,“我常给我妈妈拔白头发!”
  
  如果不是心灵的亲近,我们不会让他人触碰自己的发丝,我们也同样不会触碰他人的头发。
  
  我感谢那缕被岁月吻过的头发让我感受了师生真情。
  
  回到办公室,记忆的藤蔓延伸到了十年前,那时我不到三十。有一天学生突然讶异地喊道,“老师,你有白头发了!”我很是生气,眉头锁紧用表情否认。为了证明没有说谎,他马上取来镜子,让我看得一清二楚。当确实看到几丝白发时,我一下子就落泪了,甚至哭出声来。我很是悲伤,上班才几年就长白头发了。
  
  学生惊慌起来,急忙取来面巾纸。女生们边给我擦眼泪边说:“老师,只有三根,别的地方真没有白头发了!”有的学生把发现白头发的男生推到一边,暗暗责怪他多嘴。
  
  我擦干眼泪,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孩子们如释重负,围着我说:“老师您很年轻的,头发很漂亮,很黑的!”
  
  自那以后,直到他们毕业,不再有人提醒我长了白头发。偶尔有同学控制不住指着我的头发要说什么,马上就会被眼神或手势制止。我知道他们不想让我伤心。
  
  可是每当我在教室聚精会神批作业或备课时,我都感觉到背后有人,而且偶尔碰我一下。我其实看见了她们悄悄地拿着小剪刀来到我身后。我故作不知,心里却洋溢着感动,因为我的心灵感受到了她拿着精致的剪刀从我的发际划过。她们不想让我知道,可我怎能不察觉,我又怎能拂去她们的好意?
  
  有人愿意悄悄地为你剪去白发,难道不是一种幸福吗?时光流转浸染青丝,沉淀的永远是真情。如今我已坦然面对穿过黑发的白丝。
  
  那白发是提早被岁月吻过的青丝。而那剪去白发的纯情,却温暖了我的整个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