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讲交情,女人讲友情

栏目:文章 发表于:2019-8-4 19:49查看: 53854
一个男人用自己的命换来了另一个男人的命,这是男人之间的忠诚和情义。女人天生脆弱,需要倾诉和陪伴,这种天性使女人之间几乎没有秘密。 今天看书看得感动。《鹤止步》是写旧上海滩上,兵荒马乱年代, ...

  一个男人用自己的命换来了另一个男人的命,这是男人之间的忠诚和情义。女人天生脆弱,需要倾诉和陪伴,这种天性使女人之间几乎没有秘密。
  
  今天看书看得感动。《鹤止步》是写旧上海滩上,兵荒马乱年代,男人之间刎颈之交的。故事最后,为谭因顶罪坐牢的杨世荣,获释出狱,执行谭因的死刑,在刑场他把驳壳枪对准自己的脑袋射击,之后把枪抛给谭因,谭因接过枪,且射且走,血泊中,湖心鹤欲飞,升起的脚却突然静止不动。一个男人用自己的命换来了另一个男人的命,这是男人之间的忠诚和情义,可以拿命抵的,用肝胆相照形容都弱了些。
  
  陆幼青的《死亡日记》中,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他写给女儿的家训,其中一条是:不懂交友之道的男人不嫁,几乎没有朋友连找个伴郎都觉得累的,你可以直接说再见。这样的男人以后会很守家,但你守着他就没味道了。还有一种男人交友遍天下,腰间的BP机和手机像夏天稻田里发情的青蛙叫个不停的,你要格外警惕,这类家伙多半受人欢迎,但结了婚常常念叨“妻子如衣服”之类的古训。你真正要关注的是那种干事的时候有朋友,想玩的时候有朋友,死党三五,好友一群的男人,他们懂交友之道,因为容易成功。
  
  陆幼青是个聪明人,他知道没有一个男人可以自己扛起一个世界来,从交友之道,确实可以考察一个男人魅力指数和成功指数。
  
  很多男人特别不理解女人之间的友谊,觉得女人好的时候好得一个人似的,怎么那么好。我记得有句话,就是女人之间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跟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大抵差不多,这个比喻比较不通俗但易懂。
  
  女人三两知己凑在一起整天唧唧咕咕,分享彼此的快乐和悲伤,这不奇怪。男人之间的交情显得庄严得多,他们不像女人密友之间那样,毫无原则地分享和诉说,但是互相保护和捍卫的意味更强些,他们不打听彼此的生活细节,但是用行为赞同着对方,担待着自己的兄弟,那种感觉非常强大,上阵亲兄弟嘛。情同手足,敌人看到这个阵势,没有不忌惮的。
  
  相比之下,女人之间的友谊则潦草得多,她们一起逛街,一起闲聊,一起说三道四,老公孩子情人,化妆整容头发……出卖了别人出卖自己,都显得很无辜的。因为女人天生脆弱,需要倾诉和陪伴,这种天性使女人之间几乎没有秘密。曾经有个男人说,千万不要对女人说,这事不要告诉任何人,你告诉她了,就等于告诉任何人了。当时我还猛驳斥了他一番,现在生活告诉我,包括自己都是不能信赖的,就是因为信赖特别容易降临在女人之间,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的隐患留在走过的路上,说炸就炸,炸得面目全非,彼此相见不相识。好在在爆炸现场,或者在爆炸废墟上,女人会忏悔,会权衡得失,流下真挚的眼泪来,友谊一次次被刷洗一新,让代价永远成为代价。
  
  女人之间的友谊历经风雨,彩虹惊瞥。粉黛春秋,地久天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