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脸识人心

栏目:文章 发表于:2019-8-17 10:58查看: 18046
记得儿时,外婆常带我去看戏。在供销合作社的南面,有一方用滚圆栎木搭建的三面戏台。那时懵懂的我,听不懂大珠小珠落玉盘的腔调,吸引我去寻味的是戏中人那些斑斓的脸。 外婆教我一句识谱口诀:黑脸忠 ...

  记得儿时,外婆常带我去看戏。在供销合作社的南面,有一方用滚圆栎木搭建的三面戏台。那时懵懂的我,听不懂大珠小珠落玉盘的腔调,吸引我去寻味的是戏中人那些斑斓的脸。
  
  外婆教我一句识谱口诀:黑脸忠,红脸义,白脸奸悍;老旦庄,正旦重,彩旦风流。那时的我单纯地以为,长一张“黑脸”的人就是拥有忠心的好人,看到“白脸”就得提防他的坏心眼,自以为掌握了看脸识人心的妙法。
  
  后来我念中学那年,从省城来了个川剧团,我陪外婆去看戏。其中有个变脸节目,黑脸红脸白脸各种色彩的脸竟然出自同一个人,看得人眼花缭乱,到最后我已分不清哪张脸才是他的真脸。外婆语重心长地告诉我:看人不要看脸,要看人心;做人不要变脸,心要端正。
  
  在我之后的成长岁月中,日渐看到诸多“变脸”。我体会到“黑脸并非忠,红脸并非义”,人心隔肚皮,难猜难度。更使我诧异的是,当自己步入社会进入职场后,也学会了看人脸色说话做事,在权衡利益得失时竟也会无师自通地“变脸”。外婆曾教导我的话早已遗忘脑后,想必是人在江湖,“脸”不由己。
  
  上周末社区联谊演出,几位票友登台唱罢,邀请我外婆这个老戏迷即兴演唱一小段。外婆拄着拐杖,颤巍巍地走上台。戏角的神情已难以从她褶痕交错、暗黄多斑的脸上呈现,但外婆嗓门一亮,腔正词圆,抑扬顿挫的唱腔宛若从少女嗓子里流出的天籁。几句唱罢,台下掌声雷鸣。外婆的脸上却波澜不惊,她慢慢地认真地鞠了一躬。
  
  那一刻,我仰望着外婆,她那张饱受岁月侵蚀的脸看起来很美很美,美得宛如返璞归真的孩子。原来岁月并没有在我们成长中收回那些美好的品质,而是将它保留在每个人的心里。我们大可不必煞费苦心地“变脸”,只消用一张与真心相映的脸去待人处事,自然能博得真心的喝彩。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