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不知我爱你

栏目:文章 发表于:2019-8-23 20:25查看: 61901
爱得纯, 爱得切, 爱得后悔也来不及。 1 立秋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初夏那天的样子,初夏穿着有点短的白裙子站在合欢树下,立秋的心觉得自己的心一下就怦怦乱跳了。 ...

  爱得纯,
  
  爱得切,
  
  爱得后悔也来不及。
  
  1
  
  立秋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初夏那天的样子,初夏穿着有点短的白裙子站在合欢树下,立秋的心觉得自己的心一下就怦怦乱跳了。
  
  之前,在小城那个中学,立秋是不和女生说话的,山区闭塞,加上立秋又性格内向,所以,在上大学之前,立秋没有和女生打过交道。
  
  初夏在他骑车过去后叫了他一声,嗨,那个同学,你的裤子坏了。
  
  他下车,这才发现裤子后面让什么挂开了一条,裤子是哥哥的,本来就短,穿在他身上,就有一种别扭的感觉。立秋家境不好,父母都是农民,一条裤子要穿上几年的。为了他上学,哥哥去深圳打工,父母把猪和粮食都卖了,当然,他还办了助学贷款,所以,他一进校门看到红男绿女的同学,立刻觉得局促起来。
  
  但是他的分数在这一届却是最高的。
  
  学校选中他在新生会上发言,考上这所名牌大学的人都不简单,何况,他是状元里的状元。
  
  谢谢啊。他低头说,脸就红了。
  
  初夏呵呵笑着,然后说,你叫杨立秋吧,看到你名字了,考那么高的分数,我是北京分数线,比你差二百分呢,对了,我叫叶初夏,看,咱们的名字全是节气,你说多有缘分。
  
  缘分这个词说出来之后,立秋的脸就更红了。确实,他是立秋那天出生的,而初夏,大概是夏天刚开始出生的吧?名字多像他们的性格啊,他内向,似秋天的深沉,她活跃,似夏天的火热,夏天,本来就是最浪漫的季节啊。
  
  那是她和他的第一次见面,几年之后立秋回忆起来仍然心动不已。他想,这个女孩子,声音怎么会这么好听啊,原来北京人说话就是好听啊,他试图说普通话,却总觉得很费劲,于是说的也是半调子普通话,后来初夏开他玩笑说,杨立秋,你说的是塑料普通话。
  
  塑料普通话?真她想得出来,杨立秋心里喜悦着,初夏说他什么他都喜欢,因为,他本来就喜欢这个人啊。
  
  新生的欢迎会上,本来准备好的词在杨立秋大脑中忽然一片空白了,他想了又想,开始觉得脑子发蒙,初夏是节目主持人,她在后台鼓励他说,你什么都别看,只看着前面的白墙,一会儿就完了,你要是念稿子多掉价啊,给,我这里有一片柠檬糖,你吃吧,吃了之后就冷静了,知道我为什么考上大学吗,因为进考场之前,我必要吃一片柠檬糖的。
  
  杨立秋吃完之后果然觉得心跳不再那么紧,于是上了台,很慷慨激昂地讲完了,下了台才发现衬衫都湿透了,衬衫也是旧的了,白得都有些发黄了,初夏看了看说,你应该有件新的白衬衣。
  
  第二天,杨立秋的书桌里放了一件白衬衣,杨立秋心里一阵热,望过去,天边飘着一朵流云,立秋后的天气真好,而初夏不动声色地听着课,仿佛一切与她无关。
  
  但立秋的心却暧起来。
  
  他没敢多想,只当初夏是可怜他的,于是更加发奋,期中的时候,他得了一等奖学金。
  
  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初夏,杨立秋想,他应该请她吃一顿饭的。
  
  初夏很快乐地答应了,好啊。
  
  那天,他快乐了很久,提前在学校附近的星星餐厅订了座,那里有烛光宴,杨立秋想,城市的女孩子都是喜欢浪漫的,他这么做已经很努力了。
  
  但是,初夏没有来。
  
  2
  
  这让他很伤自尊。
  
  杨立秋一直呆到饭店快打烊了,他出来后,看到风吹得急,雪也落得很大,于是一个人回了学校,周六,学校里的情侣们出去的很多,他一个人在宿舍里蒙着被子,很委屈地哭了。
  
  他想,初夏是看不起他的。是啊,她像公主一样,北京女孩,又漂亮又可爱,而且是很多男生的梦中情人,他凭什么追求她啊。
  
  他本来就不喜欢学工商管理,于是趁机跳了系。不久,他去了计算机系,那是和工商管理两个学院的系,初夏有一次在路上遇到他问,转了系啊,他说,是。就再也没有别的话,他心里知道,他想离开那个系,应该与她有关。
  
  后来他也喜欢吃柠檬糖了,凉凉的,沁入心脾,感觉十分舒服。这时,有一个湖北的女老乡总来找他,家境与他类似,来了帮他洗衣服或整理东西,别人都说是他的女朋友,时间长了,他也就认可了。
  
  但杨立秋心里知道,他不喜欢这个女老乡,比他大两岁,脸上有两三颗生动的痣,说起话来很激动的样子。她没有初夏的单纯和感性,说不好是哪里不同,可是,他们都认为她是他的女朋友,想来那才是门当户对的。
  
  于是他们和所有情侣一样,一起去打饭,一起吃过饭去小公园背单词,有时去看看电影,女友说着很俗气的话题,比如出国比如将来如何留在北京,那些东西杨立秋不感兴趣。
  
  他们断断续续维持了两年,事情的结束是因为女友在毕业时要跟一个男人出国,结结巴巴地提出分手。
  
  好呀。他说,口气里居然没有多少留恋。
  
  女友问,你爱过我吗?
  
  他也问自己,他爱过她吗?如果爱过,他连吻她一下都不肯,有一次寒假两个人回湖北老家,火车上人挤人,他们紧紧地贴在一起,女友闭上眼,他却没有低下头,而是说了一句,火车上真闷啊。
  
  最后的答案是没有爱过。他想了,如果那是初夏,他一定会吻下去的。
  
  他已经不再是那个上台前腿肚子快要转筋的男生了,他也穿牛仔裤,虽然只有两条,因为洗得旧了,就更显得人好看。他只穿白衬衣,因为初夏送他的就是白衬衣,初夏送的那件,他始终没有舍得穿。
  
  可人家只是怜悯他,他想,自己想得太多了,那样的女孩子,不是他的。
  
  女友走了以后他再也没有谈过恋爱,有一次遇到初夏,初夏说,你女友出国了?你准备出去吗?
  
  可能吧,他口是心非地说,也不一定。他没有说和女友已经分手了,他怕初夏看不起她。
  
  他们遇到的机率越来越少了,从前杨立秋总是会在小公园拐角的地方遇到初夏,可后来,他很少再遇到她。
  
  大四时,他发现初夏身边出现了一个清秀爽朗的男子,同学告诉他,那男子的父母是外交官,据说,男孩儿也要去法国读书呢。
  
  法国,那是多远的一个国家呢,想必,初夏也是要去的吧?从此,他和她隔了千重山万重水,如何能再相逢?
  
  杨立秋掏出一粒柠檬糖,吃完之后,才发现,柠檬糖实在是有点苦的。
  
  3
  
  毕业之后杨立秋留在了北京,他的成绩太优异了,好几个公司争着要他,本来,他是保送读研的,但家里条件有限,他还是决定先工作。
  
  何况,他发现初夏也在北京。
  
  他们常常会在一起,有同学张罗喝酒便会遇到,他的薪水可以拿到六千,穿着还是那样的朴素,牛仔裤白衬衣,大部分钱寄回家里去了。他不是白领,他只是一个漂在京城的孤独的男子。
  
  父母有病,哥哥要结婚了,他负担仍然很重。
  
  后来他发现初夏也常常是一个人,并没有和男友去法国,即使这样,他亦没有勇气再说一次爱,因为觉得相差太多,他不是北京人,在北京买房子要还三十年贷款,他长相一般,只是有才学,可是,有才学的人多了,他不过是一个本科,再被拒绝,杨立秋想,他怕和初夏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已经很好了,他想。至少,可以隔一段时间看到初夏,初夏总是那样清纯明朗,每次见面都让他心动不已,他终于明白,在他心里,他还是这样爱着她。
  
  两年以后,初夏结婚了,是一个北京小伙子。他见过那小伙子,开一辆北京现代,车内坐着美丽的女孩子初夏,杨立秋的心隐隐约约地疼,说不出哪里痛,他想找一粒柠檬糖吃,却发现两手空空。
  
  他应邀去参加婚礼,不知不觉喝多了。
  
  初夏真美丽啊,穿着洁白的婚纱,羞涩地笑着,如童话里的公主。
  
  他跑到卫生间去吐,吐到胆汁快出来了。是的,他没有喝过这么多的酒,他宁愿醉死。
  
  旁边有人递给他纸巾,他回手一握,是那样绵软细长的手。
  
  只能是她,那是他梦想了千百次的场面,他握住她的手,但是梦里没有今天,今天是她结婚的日子。
  
  他狂醉,第一次斗胆地问她,为什么不能是我?
  
  刹那间,她愣住了,脸上全是眼泪,是你不要的啊。
  
  我怎么可能不要?他嚷着,我怎么可能?
  
  因为我在周末晚上等待了你一个晚上,你说要请我吃饭,有重要的事情和我谈,但你始终不曾来,初夏委屈地争着说,我等到饭店都打烊了啊。
  
  天啊,你是周几去的?杨立秋隐隐约约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周六啊,初夏说,你不说周末吗?
  
  杨立秋叹息了一声说,我说的周末是周日晚上啊,你不知道,我等到饭店也打烊了才离开的。
  
  他们看着彼此,都呆了好久好久,有人在外面嚷着,新娘子哪里去了,新娘子呢?初夏摸着胸口说,我的心发紧,跳得厉害。
  
  杨立秋从口袋里拿出一粒柠檬糖,来,吃一粒糖吧,你告诉过我,悲伤的时候,不镇定的时候吃一粒糖就会好多了。
  
  初夏拿着那一粒柠檬糖走了,杨立秋呆呆地站在原地,他问了一句,初夏,连柠檬都知道我这么爱你,为什么你却不知道?
  
  他走到靠窗的位子,发现外面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下起了雨,他突然记起,今天是什么日子,又交节了,今天,居然是立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