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游戏

栏目:文章 发表于:2019-8-23 21:40查看: 24923
小时候,我常常为妈妈“做头发”。其实那是我和妈妈玩的一个游戏。妈妈那金黄色的头发散发着清香,在我看来,这是世上最美丽的头发。因为个子小,我只有站在椅子上才能够到妈妈的头。但是不管我如何努力,总有一 ...

  小时候,我常常为妈妈“做头发”。其实那是我和妈妈玩的一个游戏。妈妈那金黄色的头发散发着清香,在我看来,这是世上最美丽的头发。因为个子小,我只有站在椅子上才能够到妈妈的头。但是不管我如何努力,总有一些地方会起卷或蓬松着,我就用小手指去“拨弄”几下,妈妈说:“你的手指是不是有魔法,我怎么感觉那么舒服啊!”听她这么说,我得意极了。
  
  每周妈妈都要去附近的美发店修理发型,她一回来,我总是装作很生气,凶巴巴地说:“威尔逊太太,你的头发都打结了,我真不知道为什么‘街头疯狂女郎’的发型师把你的头发弄得这么糟!不过幸好有我在!”我开始用梳子和我的小手指对发型师打理出的发型进行“修复”,有时我感觉手都有点酸痛,但我依然很高兴,因为经过我的努力,妈妈的头上终于又呈现出我看来“最美”的发型。“威尔逊太太,我已经帮你把头发弄好了,请记住,下次别去‘街头疯狂女郎’了,那里的发型师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弄头发。”“好,玛格丽特小姐,从现在起,我再也不去其他理发店了,我只到你的理发店弄头发。”妈妈拿起准备好的镜子,从不同的角度照了又照。“真不错,多少钱?”“一美元,你不要觉得贵,‘街头疯狂女郎’做个头发的收费是50美分,但是你想想他们做的那鸡窝般的头发,哪有我做的这么漂亮。”我总会这样回答。“好,我给你钱,还有10美分的小费。下周我再来。”她伸出手,假装给我钱。我很满足地接过“钱”,在我看来,我已经用自己的才能赚回了钱。可能很少有人像我们母女俩一样,玩过这样的游戏。
  
  长大后,我远离家乡,去了纽约工作,很久才回家看一次年老的妈妈,每次,我都会为妈妈梳洗头发。有一次,我问她,“小时候,我们一起玩做发型的游戏,那时我才差不多4岁,我肯定把你的头发弄得乱七八糟,可是每次玩这个游戏时,为什么你总是笑得那样开心?”母亲说:“我很喜欢你给我梳头发的感觉,我也希望我们在一起时,能有很多开心的事情成为美好的记忆。即使有一天我们分开了,或者不久后我永远离你而去,靠着这些美好的回忆,你也会觉得我们一直生活在一起。”
  
  如今,母亲已离开我3年了,我常常回忆起小时候我给她“做头发”的情景,就好像我们依然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现在,我的女儿也4岁了,我们也常常玩这个游戏,她每次都会把我的头发弄得一团糟,但当她那细细的手指滑过我的发梢时,我总是感觉很幸福。这幸福如此简单,如此柔软。总有一天,我会像妈妈离开我那样离开女儿,但那些回忆会永远陪伴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