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爱情,像风居住的街道

栏目:文章 发表于:2019-8-25 23:18查看: 56795
爱情,就像风居住的街道。有时候,风会为你停留,有时候它不过是一阵风。 来到京都,在一家民宿安顿好。 几年前,从舒国治的《门外汉的京都》开始对京都有了了解,书里的京都仿佛在云端,那里 ...

  爱情,就像风居住的街道。有时候,风会为你停留,有时候它不过是一阵风。
  
  来到京都,在一家民宿安顿好。
  
  几年前,从舒国治的《门外汉的京都》开始对京都有了了解,书里的京都仿佛在云端,那里的寺庙神社、竹篱茅舍悠扬风姿,让你不相信世界上还存在这种地方。舒国治曾说:“整个城市的人皆为了这部叫古代的片子在动。”
  
  来到这里,时光好像慢了下来。清晨,起得很早,整理好物品走到院子里。春光甚好,空气中飘浮着丝丝湿润的气息。一缕阳光射来,照到眼睛,我本能地抬手去挡住光线。
  
  对面的男孩刚好走出来,他看着我,笑了。他笑起来的一刹那,让我想起了某人的脸,心里一紧,假装不去看他。
  
  他却冲我打招呼,嗨,你要去哪儿啊?
  
  一来二往,渐渐熟悉,他是这家民宿老板的儿子,父亲是日本人,母亲是中国人。最近比较清闲,他自告奋勇地要当我几天的地陪。我心里有些抗拒,嘴上却欣然答应。没办法,我只是想偷偷地看看他,哪怕只是阳光下,看那相似的一个微笑。
  
  那天晚上,一棵古老的樱树下,我们坐在木板地上,喝着清酒配着花生,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他说:“喂,中国来的女孩,你喜欢这里吗?”
  
  “喜欢吧。”我淡淡地回答。
  
  “你的回答和许多人不一样啊。他们是坚定地回答喜欢。游玩过之后,新奇感之后,所有的喜欢都会散去,离开是必然的选择。你充满了怀疑的语气,倒是更真实。”
  
  一切都是在变化的,不是吗?就像这一季的樱花。
  
  见惯了来自五湖四海的客人,可他依旧爱上了一个从中国来游学的女孩。他们是快乐幸福的,他以为他们会天长地久,可是终究,他没有留住她。远距离的恋爱,让他们的爱渐渐飘散如烟。可他硬是想要留住这些回忆,他把那个女孩的姓氏文在了手臂上,一个藤蔓缠绕的符号。他只有把这些刻下来,才能得到一丝丝安慰。他说爱情这东西究竟是什么呢?想不明白。
  
  那一瞬间,望着他干净如雪的面容,我想起了那个人。
  
  十几岁时喜欢的那个人。他也是这么一个干净的少年,话不多,清清爽爽,好像风中的一棵墨绿色的杨树。
  
  喜欢一个人只需要一个瞬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喜欢上他的,也许只是从他用修长的手指递给我一本书开始。我的日记本里开始大片大片地出现他的名字,以及对他的一切幻想。开始学画画的时候,也是想要画出他的脸,可是我怎么也画不出来。因为我不敢看他,更不敢直视他的眼睛,所以连他的样子都是模糊的。
  
  有人说,暗恋就像是一场青春期的自我沉溺。说到底,不过是一场自娱自乐的游戏罢了。
  
  我有写日记的习惯。所以记录下所思所想,就像在做一個无法企及的梦。每一个暗恋者都是卑微的,觉得自己配不上对方,害怕受到伤害,羞于去表达,其实更怕的是知道那个答案。在一个个日夜里,那一点一滴的接触只有自己才会回味,却无从知道他的想法。
  
  当暗恋那个人三年之后,我决定去表白。平日里那么善于卖弄文采,日记里那么善于流露情感,到了写情书的关口却全然失效。那封皱皱巴巴的情书我写了几遍,用尽了全力,却永远无法让另一个人知道我内心的感受,此时才明白我文笔的拙劣。
  
  那一天,阳光灿烂,蓝色的天空带着水洗的白。跟在他身后,我拿着那封信,怀揣着虔诚的心,仿佛要入教的修女一般。是的,我不止一次地跟踪过他,只期盼他偶尔回过头看一眼。可从来没有,他只是往前走着。我一路小跑追上他,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把心交给他。他惊异地回头,接过信,然后继续往前走。
  
  那一刻,我的心情失落、悲伤,我知道当暗恋说出口的那一刻,就意味着结束。这50%的幸运不是谁都有的。而不久,我便收到了回信。我仿佛一直知道那个结果,所以我理所当然地看到那三个字:对不起。每一次情感,都是认认真真浪费生命。尤其在青春年少时,去喜欢一个人,只是纯真又痛苦的喜欢。
  
  而我的告白带来了更深的接触,他没有讨厌我,还在信中和我坦承了许多其他的秘密,只属于他的秘密。当这些年来我默默喜欢他的时候,他的内心在更加艰难地喜欢另一个无法企及的人。
  
  岁月是一朵两生花,你喜欢别人的时候,永远不知道别人在喜欢谁。这正是世界的玄妙之处。我们的过去都有许多秘密,你所遗忘的,另一个人却是刻骨铭心。
  
  阿信在《而我知道》的MV里给了答案:我一直以为喜欢上的,是15岁的你,原来我喜欢上的,是15岁的自己。
  
  樱花飘落在身上,静谧而美好。混血男孩笑着对我说:“我以前一直以为日本是樱花味的,而中国是柠檬味的。”
  
  原来那个女孩子总是散发着柠檬的香气,她用柠檬味的唇膏,湿湿润润的柠檬香弥漫在空气中。从此以后,他感官上的第一个联想,总是能把中国和柠檬联系在一起。在爱的时光里,我们是愿意记住那些美好的瞬间的。如我,总是能记住他微笑的感觉,以至于日后见到这种类型的男孩,依旧忍不住会去看。
  
  当年,他递给我的那本书是《挪威的森林》,那时候刚刚开始流行看村上春树。班里的同学在争相传阅。也许,他只是不经意间把那本书递给了我,我却一直心心念念,想要来到日本。
  
  以后的几天里,我们漫游在京都的小街上。天偶尔下着小雨,成朵成朵的樱花在空中飞舞,落地。大自然之手,总是这么美妙地布置着一切。仿佛给这世界调了淡墨水彩一样,晕染在其中,即使偶尔的败笔也是美好的。
  
  京都是有海的,我们去看了海。安静的海水,似有若无,飘忽萦绕,与空气浑然一体。雨后湛蓝的天空,连海鸥飞过都没有一丝声响,我们能感受到呼吸声,万物静默的美好。
  
  爱情,就像风居住的街道。有时候,风会为你停留,有时候它不过是一阵风。
  
  终于到了道别时候,混血男孩依旧微笑,说了声欢迎再来啊。他准备和我握手,我却和他来了一个拥抱。是我当年没能够触及的那个感觉吗?我感受到了另一个人的心跳,是有生命力的、怦怦的、温暖的。我狠狠地享受了这个拥抱,那么短暂却真实。我想和我的青春告别。他仿佛明白了什么,轻轻地拍了拍我的后背。我忍住了想要夺眶而出的眼泪。
  
  忽而想起,简媜曾说,人生啊,如果尝过一回痛快淋漓的风景,写过一篇杜鹃啼血的文章,与一个赏心悦目的人错肩,也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