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爱守护

栏目:文章 发表于:2019-8-30 16:04查看: 27691
母爱是黑暗突降时最亮的灯光 1971年,李雁雁全家下放到了安徽省池州市。第二年,作为一家之主的父亲却因车祸去世。母亲龚桂兰始终没有再嫁,没有文化和稳定工作的她四处给人打零工,含辛茹苦地拉扯着两 ...

  母爱是黑暗突降时最亮的灯光
  
  1971年,李雁雁全家下放到了安徽省池州市。第二年,作为一家之主的父亲却因车祸去世。母亲龚桂兰始终没有再嫁,没有文化和稳定工作的她四处给人打零工,含辛茹苦地拉扯着两个儿子。
  
  时间一晃就到了1985年。一天,正在湖南大学读大三的李雁雁患上青光眼导致永久性失明。得知这个结果,李雁雁脑子里霎时一片空白。无奈之下,他只能退学回家。
  
  失明彻底将李雁雁击垮了。凭着印象,他摸索着到了长江边……当江水漫过脚踝时,他突然被人拽住了。是母亲,母亲紧紧揽过儿子,把他抱在怀里。李雁雁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泪水夺眶而出。
  
  母亲牵着儿子的手回到家,递给他一根“盲杖”:“雁,妈在的时候就让妈牵着你走,将来妈不在了,就让这根拐杖陪着你走。”从此,李雁雁不再沉浸于自己的痛苦中,在母亲的支持下,他开始学习盲文、练习外语……
  
  1995年2月,经过一系列严格的选拔考试,李雁雁获得了“国际视觉障碍者援护协会”的全额奖学金和出国学习的机会。2002年7月,他顺利结束本科、硕士的学习,考取了国际最著名的帕默整脊大学美式整脊专业的博士,成为这所百年老校第一位盲人博士生。博士毕业后,李雁雁在纽约开办了自己的诊所。
  
  可李雁雁的心里,始终放不下母亲。2006年,他关闭了美国的诊所回到池州开了一个小诊所,守着母亲。李雁雁开始努力在周边城市发展自己的事业,同时也收获了自己的爱情。2010年8月1日,他和一个健康活泼的80后女孩儿结了婚,第二年,他们有了儿子。
  
  就在李雁雁以为一切都好起来的时候,2011年8月,他突然接到哥哥打来的电话,母亲患上了脑血栓,半身瘫痪,且病情持续恶化。
  
  安顿好母亲,李雁雁拿出手机给自己录音,这是他多年来的习惯——因为失明,他不方便写字,便养成了将重要事情通过录音记录下来的习惯。“2011年8月31日,母亲患脑血栓瘫痪了,这是我最艰难的时刻,我不能没有母亲。”
  
  与病魔争夺母亲
  
  主治医生告诉李雁雁,母亲的病不继续恶化就是万幸,重新站起来的希望几乎为零,且母亲已年近90岁,家人要为后事做好准备……
  
  住院的第二天中午,发现自己再也不能随意行动的母亲不肯吃饭,也不肯接受检查,还趁大家不注意,用尚能动的左手把输液管偷偷拔了,所幸被及时发现。
  
  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劝慰母亲,李雁雁干脆跪在了母亲床前。母亲试图用可以动的左手将儿子拽起来,可她根本拉不动,急得直流眼泪。一旁的哥哥见状也跪在了母亲床前。李雁雁哭着说:“妈妈,你要好好治疗啊,会好起来的!”母亲用力摆了摆手。
  
  因为脑梗死,母亲的语言能力基本丧失。先前,李雁雁兄弟俩与母亲约好,通过她的动作来沟通——如果她赞成,就轻握一下儿子的手,如果反对,就摆摆手。
  
  “见”母亲摆手,李雁雁更急了:“妈,你肯定能治好!”母亲继续摆手。
  
  “妈,你是怕拖累儿子吗?”这回,母亲握了一下他的手。
  
  母子俩就这样手握着手“聊”了几个小时,直到李雁雁说服母亲吃饭为止。
  
  伺候母亲吃完饭,李雁雁偷偷躲到病房外,拿出手机记“日记”:“现在是我回报母亲的时候,为她擦洗穿衣,陪她聊天,就像我年幼时她为我做的那样……我相信,她会好起来的!”
  
  也许是母子间的心灵感应,母亲稍稍动一下,李雁雁就知道她是渴了还是困了,会起身给她倒水、盖被。等母亲安心睡下,李雁雁就去找主治医生,讨论母亲的病情和治疗方法。他和院方达成共识,由李雁雁来为母亲进行身体康复训练和按摩,医生则负责加强对血栓的治疗,双管齐下。
  
  儿子的努力创造了奇迹
  
  慢慢地,母亲的病情开始趋于稳定,虽然还瘫痪在床,但语言能力基本恢复,可以出院了。李雁雁和哥哥为母亲办理了出院手续,将她接回家中照顾。
  
  回到家,李雁雁开始对母亲进行更全面的康复治疗。反反复复地按压、弯曲、伸展……往往一套康复训练做下来,他累得都直不起腰了。母亲心疼儿子,常让他停下来:“雁,不要这么辛苦,慢慢来。”李雁雁却不敢有丝毫懈怠。
  
  没过多久,李雁雁加大了对母亲康复训练的强度和次数。加大训练强度的第三天,他清晰地感觉到母亲的手肘动了一下。母亲也感觉到了,激动地喊了起来:“雁啊,我能动了,我又能动了!”
  
  李雁雁尝试着引导母亲的手臂跟着自己的手一起向上。母亲的右臂颤巍巍地离开床板,一点儿一点儿努力跟着向上举。对于一个瘫痪在床的老人来说,没有什么比这一刻更令她欣喜的了。母亲看着自己慢慢举起的右臂,高兴得哭了。
  
  之后几天,在李雁雁的不懈努力下,母亲恢复得很快。这让李雁雁萌发了让母亲下床站立的念头,但他心里也没底。
  
  几天后的一个中午,李雁雁的妻子和兄嫂都围坐在母亲身边,李雁雁则为母亲进行站立前的最后两次康复训练。
  
  训练做完后,家人在一旁保护着,李雁雁将母亲的双脚移到床边,从右侧缓缓架起了母亲。李雁雁问:“妈,你的左腿是不是已经完全伸开了?”母亲“嗯”了一声,连声音也在颤抖。李雁雁把母亲的身子扶正,使她的右腿也能受力。然后轻轻将搂着她腰的右手放开,母亲的身子微微一沉。李雁雁说:“妈,现在我把架着你的右肩撤下来,你试试自己站着。”没想到这时的母亲却像孩子一样害怕了,说什么也不肯。她执拗地用左臂再次钩紧儿子的脖子。
  
  李雁雁并不着急,不停地轻声安慰母亲。说了很久,母亲才同意让他彻底放手试试看。
  
  那一刻,整个房间的空气似乎都凝固了。当李雁雁慢慢将自己的身子从母亲腋下抽离的时候,还是用手撑在了她腋下,怕她摔倒。可瘦弱的母亲似乎又恢复了当年的勇敢,主动要求他把手放开。李雁雁放开手的一瞬间,母亲的身子晃了晃,将他惊出一身冷汗,赶忙去扶。没想到母亲拍拍他的手,让他放心。当李雁雁第二次将手撤出后,听到了从妻子那儿传来的掌声——母亲已经自己站了起来!
  
  现在,母亲不仅能单独站立,还能自己走上一段路。听说了这件事的医生们都感叹,对于一个年近九旬的瘫痪患者来说,这无疑是个奇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