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出一个关于母爱与尊严的秘密

栏目:文章 发表于:2019-9-7 18:24查看: 23388
这个秘密,在内心藏了快10年了。我像那个童话里的小理发匠一样,为了保守“国王长了一对驴耳朵”的秘密而食不甘味。小理发匠最终在树林深处挖了一个树洞,将他的秘密喊给树洞听。 我也左手拈纸,右手握 ...

  这个秘密,在内心藏了快10年了。我像那个童话里的小理发匠一样,为了保守“国王长了一对驴耳朵”的秘密而食不甘味。小理发匠最终在树林深处挖了一个树洞,将他的秘密喊给树洞听。
  
  我也左手拈纸,右手握笔,用纸笔做成一个倾听的“树洞”。让这个“树洞”听我喊一个关于母爱与尊严的秘密。
  
  初中3年,高中3年,一共6年,我与母亲住了6年地下室。
  
  我8岁那年,在遥远外地打工的父亲忽然莫名其妙地撇下母亲和我,再也没有音讯。我从半夜母亲压抑的呜咽声以及村里人的闲言碎语里,知道父亲是“外头又有了”。年幼的我并不太明白“外头又有了”是什么意思,但我知道那不是好事。因为从此以后,母亲的脸上再也不见了笑容,她怕见熟人,只知道成天拼命干农活。
  
  考初中时我舍近求远上了县城里的一所学校,为的是能让母亲离开村子,离开那个让她压抑羞辱没有尊严的环境。做出这个决定母亲下了很大决心,她不识字,她知道除了土里刨食她什么也不会,这样到县城怎么生活呢,怎么供我念书呢?她的尊严在外人异样的眼神里一点点被剥落,为了维护这仅剩的可怜尊严,她决心离开村子。她说,我有手,我有力气,我们娘儿俩不会饿死的。
  
  到了县城之后,我和母亲才发现,生存,是多么艰难。首先要解决的就是落脚处,找了好几处平房都太贵,虽然又破又小,最少的房租也要每年四五百块。最后母亲找到一处地下室,原本是房东韩大爷用来放杂物的,韩大爷看我们不容易,就答应便宜点租给我们,一年300块,但原先的杂物他没地方腾还是要放里面。母亲忙不迭答应了,这里比别处便宜,也离我学校近。原本我在学校可住宿舍,但每学期也要交费,和母亲一块住可以省下宿舍费。
  
  母亲开始出去找事做。她不识字,又没有任何技能,在烈日之下奔走了好多天也没有结果。最后母亲搬了个小凳子去街上帮人擦皮鞋,擦一次几毛钱,母亲擦得仔细又干净,日子久了,回头客多起来,有时一天也能挣上一二十块钱。大热天炙热的大街上没几个人,母亲也不肯歇着生怕漏掉一个客人。母亲的脸被烈日熏烤得成了黧黑色,四十刚出头的母亲已经有了许多白发。我想为母亲减轻生活负担,接了两个家教的活,每天晚上去辅导。
  
  为了省钱,也为了不让同学看出我的窘迫,我不在学校食堂吃饭。地下室离学校并不远,一放学我就买点简单的青菜生起炉子做饭。做好饭我匆忙吃点就去做家教。我们租的这间地下室,总共不足10平米,摆了一张简易床,一张旧桌子既当饭桌也供我写作业,一个炉子,一些基本日用品,再加上房东的杂物就挤得满满当当,屋顶低得我踮脚就可够到。由于长年潮湿不能很好通风,四壁漫漶着大片霉迹。炉烟很呛又排不出去,往往做了一顿饭,我都会呛得眼泪直流。
  
  母亲在街头擦了近两年皮鞋,后来鞋摊儿因“有碍市容”被强行没收。没收时,母亲央求说我和孩子就靠这个吃饭,求求你们还给我吧。可是母亲被无情地推搡开,车子绝尘而去。后来母亲又干过各种各样杂活儿,给人家送桶装水、在废渣土里刨废铁、在工地上干零工等等,但都不稳定也不长久。
  
  除了做家教,我没法帮母亲减轻负担,余下我能做的只有努力念书让母亲欣慰。我考上了重点高中以后,离现在的住处远,母亲又在学校附近租了个地下室。母亲说地下室房东一般放放杂物,所以价钱好讲些。这家房东姓沈,心挺善,他帮母亲找了一个在商场做清洁工的活儿,一个月600块工资。母亲高兴得一宿没睡着,她知道这份活儿来之不易,起劲地做着,商场上上下下被她擦拭得一尘不染,母亲为人也和善,很快赢得大家的赞扬。拿第一个月工资,母亲开心地称了点肉做了氽肉汤,我不记得多久没吃氽肉汤了,母亲看我吃得那馋猫相,摸摸我头发:“都是妈没本事苦了我女儿,以后就好了,我表现好工资肯定还得再涨点,钱要留着,你上高中了花费更大了。”果然,几个月后,因为母亲表现勤恳工资又加了200块。
  
  我和母亲原本都以为,这样看得到盼头的日子会一直持续下去。
  
  然而不到半年,就出事了。母亲因为偷盗商场的银饰,面临被辞退的危险!从母亲工作服的口袋里搜出了那些失窃的银饰。
  
  这怎么可能!这绝不可能!母亲的品行我最清楚,虽然我们没钱,虽然她没什么文化,但她是个把尊严看得高过生命的人,从小她对我讲,人穷志不能短。就是把再好的东西送到她面前,不该要的她绝不会要,何况是——偷!
  
  可是铁证如山,而母亲的坦白承认更是如大山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母亲承认银饰是她偷的,偷了准备卖钱。鉴于母亲认错态度诚恳平日表现上佳,并且银饰也被追回,母亲的活儿是保住了,但被降了200块工资。我追问母亲,我说我不相信,母亲只是惨淡一笑说,快要交学费了,钱不够,我想卖了凑个数。看着母亲淡淡的样子,我忽然感觉她是如此的陌生,这还是我那视尊严如生命的母亲吗?我冲母亲喊:“就算这样,你也不能去做这样丢脸的事啊,你不是总对我说咱人穷志不能短吗?”我最后狠狠盯着母亲说:“原来以前你都是装出来的,我看不起你!”。
  
  母亲身子晃了一晃,她用手支住墙壁。我头也不回地冲了出去,苍黄的路灯被风吹着,像一只只嘲弄我的眼睛在一睁一闭。
  
  从此,商场里的人都像防贼一样防着母亲,“知人知面不知心”,“平时的好人样子都是装出来的”,“不出声的狗最咬人”,这些话时不时地灌进母亲的耳朵。有一天我无意中听到房东妻子对房东说:“小心点那对母女,能偷商场的东西,就能偷别人家的东西!”我像是被人凭空刮了一耳光,脸红耳赤。
  
  我不愿理母亲。就算她有时很晚很累下班回来,我也不像从前一样亲热地搂着她跟她说话。母亲也不太做声。我发现,母亲一下子苍老了许多,背都有点佝偻了。我有点鼻酸,但一想到她的不光彩行为,我的心立刻就坚硬如石。
  
  我沉默寡言,我玩儿命地学习,我告诉自己,我要改变自己的命运,就算父亲抛弃我,就算母亲让我失望,就算生活对我不公,我自己不能让自己失望。终于,高考揭晓,我以优异的成绩考进北京一所著名学府。学校了解到我的家庭状况,为我减免了费用。
  
  离开学还不到半个月了,我感觉到了母亲的心事重重——相依为命的女儿即将远远地离开她,她不舍。我心里也有些沉重,但很快,对大学新生活的向往和憧憬就将这份沉重稀释得几近于无。母亲那次丧失尊严的不光彩行为,给我们之间了隔上了一道厚厚的心墙。
  
  那天房东沈叔忽然来找我,他说母亲有些话想在我去北京前告诉我,却总开不了口,无奈之下求沈叔传个话。我想起母亲的确好几次在我面前欲言又止,可我冷若冰霜的脸将她的话给逼了回去。
  
  我这才知道,那银饰根本不是母亲偷的,而是商场一个售货员小刘偷的,其实当时已经内部查出来了,但小刘的亲戚是商场的一个领导,柜台主管不敢得罪她,就将银饰放进母亲更衣柜的工作服口袋里栽赃了母亲。母亲是把尊严看得比命还重的人,怎么可能承认?主管就威胁母亲如果不承认,不仅清洁工的活儿保不住,还要报警,看她斗不斗得过商场!如果承认了,他保证母亲活儿不会丢,只是象征地处罚一下堵别人的嘴,这样不得罪小刘那个亲戚领导,大家皆大欢喜。母亲还是不肯答应。主管最后说:“听说你女儿在读高中,你丢了这活儿看她靠什么念书?再说,你得罪了领导你出去还找得到活儿吗,人家神通多广,你们的活路会给堵得死死的。”
  
  就这样,为了能供女儿继续念书,瘦小的母亲默然吞下了屈辱的苦果。
  
  曾经为了尊严,被父亲抛弃的母亲除了深夜悄悄呜咽几声,在人前从来看不到她的泪水;曾经为了尊严,她决然离开生活了大半辈的村子;曾经为了尊严,她在街头靠一双沾满鞋油的手一点点刷来衣食和我的学费……然而为了我,母亲放弃了视若生命的尊严。母亲知道我性情刚烈,知道真相后绝不肯势弱,那样一来尊严是保住了,可往后我的书怎么念?甚至说不定得罪了大人物,我连学校都待不下去了?
  
  可是,我都对母亲做了些什么?自从出事之后,整整两年多的日子,母亲在别人鄙薄的眼神里夹着尾巴做人。而最让母亲憔悴的,是我的冷漠。我视母亲为耻辱,对她冷着脸不再叫她妈,很少和她说话。母亲有时上夜班拖着疲倦的身子回来,以为我睡着了轻轻地摸着我的头发叹口气,我却故意装着梦里翻身躲开她的抚摸。
  
  我无法不愧对母亲。
  
  开学了,我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带着母亲一起去北京——我已亏欠母亲太多,不愿再让母亲一个人孤独而过,学校减免了我的学费,我相信我和母亲一起努力,在北京一定可以养活自己。
  
  大二那年的一天,我给母亲念一封从广东寄来的信。我慢慢念着,母亲慢慢听着。
  
  听完信,再难都不哭的母亲却哭得像个孩子。这封信是那个柜台主管写来的。他说这些年他都在经受良心的谴责,他用令人不齿的行为伤害了一个善良朴实的母亲。虽说当时他是害怕丢饭碗才不得已那样做,但仍然不可原谅。他后来之所以下决心辞掉商场的工作到广东去打工,也是想减轻一点内心的负罪感。他说收到我的信后,他特地千里迢迢从广东回到县城,找到当年商场里知道那件事的所有人,和盘托出了当年的实情。
  
  在此之前,我设法联系到了这位当年的柜台主管,告诉他,当年母亲为了我默默放弃了尊严,如今,即使这份尊严已经沉入光阴的河底,我这个做女儿的也有责任将它打捞上来还给母亲,因为这本该属于她。
  
  我将母亲瘦削的肩头贴近我的胸口,我发现,自己竟高过母亲半个头了,我对母亲说:“妈妈,不要哭,要笑,因为女儿已经潜入光阴的河流,把你的尊严又找回来了。”
  
  时光白驹过隙,近十年在指间弹走,如今我已是一名出入于华丽写字楼的都市白领。人世几回伤往事,正因往事不堪回首,所以我一直将这个关于母爱与尊严的往事当作一个秘密放在心里,不愿触碰。然而,却多年来如鲠在喉。而今,我不再对往事羞于启口,我相信正因有往事的激励,才有向未来进发的动力。还有那份令我受益一生的母爱,成为温暖并照亮我的人生明灯。
  
  因此,我对着这个我用纸笔制作的“树洞”,喊出一个秘密,一个关于母爱与尊严的秘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