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烂王原是名牌大学研究生

栏目:文章 发表于:2019-9-10 14:18查看: 30024
瘦瘦黑黑的高志军,刚30出头,一副黑边框眼镜,有人说他长得像地产大王潘石屹,然而,他就是他,一个原本在同济大学默默无闻读书的研究生,却因为休学创业捡破烂而声名大噪。 阴差阳错,就业不顺选择考 ...

  瘦瘦黑黑的高志军,刚30出头,一副黑边框眼镜,有人说他长得像地产大王潘石屹,然而,他就是他,一个原本在同济大学默默无闻读书的研究生,却因为休学创业捡破烂而声名大噪。
  
  阴差阳错,就业不顺选择考研
  
  高志军出生在江苏盐城。父亲当时是一个酿酒厂的厂长,小时候,高志军时常和邻家小孩一起到父亲的酒厂去偷空酒瓶换零花钱用。他觉得一个脏兮兮的酒瓶子也能换钱挺好的,“废品能换钱”的概念早就扎根于他幼小的心灵。
  
  高志军的家乡有很多人喜欢做小本生意,读高中时,他二舅在盐城开了一家废品回收站,生意很不错,人手不够,高志军就趁着课余跑去帮忙,学会了废品回收的基本程序和运作规律:验货、估价、收货、入库、囤积、转卖。
  
  “可别小看这简单的买卖,它也需要用良好的眼光、经验和判断力,哪些是垃圾,哪些才是真正的宝贝。如果不小心看走眼了,判断失误的话,很容易造成经济损失。”有一次,二舅妈在回收一批旧冰箱时,没有仔细检查冰箱的内部结构就收购回来了,因为这种型号的旧冰箱的制冷管含铜量不高,不值钱,结果造成了损失。因此高志军印象特别深。
  
  没想到十几年后的今天,高志军正是凭借这些“生意经”建造起了属于自己的废品回收站。
  
  高中毕业,高志军考入了中国矿业大学,因为一直对建筑设计研究很有兴趣,毕业后,他进入盐城建筑公司工作。工作了几年也没做出像样的成绩的高志军待不住了。
  
  那时,高志军也想出国留学,可他的技术签证却迟迟签不下来。高志军非常沮丧,后来,他在同学的劝导下考研,目标是同济大学的王牌专业———土木工程系。
  
  凭着聪明才智、对专业的浓厚兴趣和精心准备,高志军终于在2003年6月拿到了土木工程学院的研究生录取通知书。
  
  刚进同济,决定休学创业
  
  然而,考上名校研究生的喜悦仅仅维持了一个月,噩耗就突然袭来———开出租车的姐姐在一起劫车案中不幸丧生,高志军为此深受打击。姐姐一直从经济上和生活上默默支持着他,盼着他能混出个人样儿来,可如今,他才刚考上研究生,姐姐就离他而去。高志军痛心疾首!
  
  其实,研究生毕业后,对高志军来说,找一份年薪10万的工作不成问题,但高志军不再希望成为别人的负担,况且,按这个路子走下去,他甚至可以看到自己10年、20年后的样子。他决定去闯荡,干一番事业。
  
  2004年春节,研究生课程已经完成了一年多。回家过年的那几天里,高志军的舅舅谈起想发展废品回收生意的事情,他发现上海的废品回收市场不错,想在浦东开一个废品回收站。这时,高志军想到了同济大学校园。
  
  回到学校后,高志军展开了对同济大学校本部废品回收状况的调查和分析,结果发现,校园里的废品回收价值高、数量大,很有市场潜力。他推算,四平路校区共有23栋宿舍楼,一栋楼如果让2个学生捡宿舍里的矿泉水瓶子,每天至少能捡400个,一个瓶子卖1毛5,一天就能挣60元,1个月挣1000元不成问题。而这只是在宿舍区,学院本部就有3万人,他们都在喝饮料,假设每人每天喝1瓶,一天就有3万只塑料瓶。这还只是塑料瓶一项,还有图书、期刊、废报纸、旧电器等等。大学生们普遍比较浪费,一些较新的文具、小电器等都会出现在宿舍的垃圾箱里,如果不加以回收利用,不但造成浪费,而且会对环境造成污染。此外,学校每年淘汰下来的电脑、电视等都可以回收利用,实验室里产生的废金属也都是难得的宝贝……
  
  机不可失,高志军脑子里萌生了休学一年创业的计划。
  
  排除众议:执意要当破烂王
  
  读研期间休学毕竟不是一件小事,为此,高志军多次跟父母以及新婚的妻子商量,他还专门做了可行性研究,一切渐渐变得明朗起来。
  
  在对校内废品回收市场几个月调研的基础上,高志军写出了一份《成立物资回收利用公司的可行性分析》报告。在报告中,据他保守估计,仅在同济大学四平路和武东两个校区,一年下来废品回收纯利润至少有30万元!
  
  一开始,大家对就读名牌学校热门专业研究生的高志军休学创业都强烈反对,但高志军反复沟通,费尽口舌,父母终于站到了他这边来,但仍希望他和学校合作而不是单干。目前,除了父母和一些家乡的亲戚,他在学校开设废品回收站的事情并没有透露给老家的一些邻居和朋友,是怕他们知道以后难免会有一些风言风语,给父母造成压力,因为自己的父母也是做这一行的,他怕那些邻居会说,做父母的收废品辛苦培养了一个研究生,希望有朝一日出人头地,没想到儿子绕了个圈子回来又干父母的老本行!
  
  高志军新婚燕尔的妻子,在设计院有着一份收入相当不错的工作,刚开始同样不能接受丈夫的想法,她就等着丈夫研究生毕业,找一份同样不错的工作,和和美美地过日子呢!为什么非要干废品回收这又累又脏的活儿呢?
  
  妻子的不理解在高志军的意料之中,他在今年年初就开始把废品回收行业利润、发展空间和自己设想的一整套产业链的理论灌输给妻子,到现在,妻子已经坚定地站到丈夫这一边来,虽然没有亲自参与,但还拿出准备买房首付的10万元存款交给高志军,作为他的创业资金。
  
  高志军没有让妻子的同事和朋友知道自己现在的工作,同样的理由,不想让妻子承担不必要的压力,他不在乎别人怎么看自己,但同时他不想因为自己的行为给家人造成心理负担。这是责任,也是他所在意的。
  
  大部分同济大学的学生和老师纷纷表示不解,认为他不是自我炒作就是自毁前程,不少人都说他“昏头了”。有一次,高志军在校内某幢楼内收垃圾,楼下的阿姨就对他说,如果我是你母亲,肯定会杀了你,辛辛苦苦培养了一个研究生,竟然不上学而去捡破烂!
  
  就在记者去采访的当天,校门口的门卫认出了高志军,一连说了几声“可惜”,可高志军并不介意,他还自称“我就是收垃圾的小高”,还自嘲地说:“看到没有,现在学校上下谁不认识我?”
  
  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废品回收这一行当的社会地位是相当低的,在以前,很多人都会这样教育孩子:“你读书不好好读,将来只好去捡垃圾了!”
  
  水到渠成,向校长郑重递上“请命书”
  
  今年3月初,高志军给同济大学校长写了一封“请命书”,大意是,自己在废品回收行业经验丰富,同济大学校园内部废品资源丰富,希望同济大学的生活垃圾交他处理,他可以将大部分利润捐助困难大学生继续学业。
  
  高志军直奔校长室,将自己的设想和调研的结果一吐为快,领导终于为之打动,答应将同济大学四个校区的废品回收交他处理,理由是:
  
  其一,经营的第一年,高志军将从废品回收赚来的利润中拿出15万用于每年资助困难学生。对于这一点,很多人的评论说这是打着公益的幌子去抢市场,高志军坦陈这是一种经营策略,也是一种感情投资,但绝不是为了赚钱而把公益之举作为与学校交换的条件,而且他是真心想帮助身边的贫困大学生,作为他回馈社会的一种方式;
  
  其二,目前,他的父母在江苏老家经营着两爿废品回收站,读书时经常在亲戚开的废品回收站帮忙,积累了不少废品回收的经验。这也是校方相信他能做好的砝码之一;
  
  其三,高志军所考虑的是他的废品回收不仅仅局限于以买卖废品图利,他将依靠学校的各学科优势,带动环境科学、材料科学等一系列学科的发展。
  
  4月底,就凭着这份报告,校方与高志军签订了为期一年的协议,由此,他开始了自己与校方紧密合作创业的第一步。
  
  想当老大,自信乱“市”出英雄
  
  从媒体刚刚开始报道“高志军”事件开始,就给了他一个“垃圾王”的头衔,然而高志军似乎并不在意,他说,他想做的事情不仅仅停留在简单的回收和处理,而是在酝酿整个的废品回收产业链,如果真正能把“垃圾业”做大做强,自己也不枉这个“美名”。
  
  刚从中央电视台《小崔说事》录完节目回来,高志军还被崔永元树为一个“不爱读书”的典型,但高志军认为自己的决定是很明智的。
  
  目前他的公司尚处于初创阶段,许多人员和学校部门的关系需要时间去磨合,这段关键时期缺了他是不行的,如果一年以后,公司的业务运转正常,他会回到课堂继续完成最后一年的研究生课程直到毕业。
  
  现在,高志军每天除了要和工人们处理一大堆的废品,特别是学生毕业离校的这几天货源充足,每天都要忙到凌晨三四点才睡,6点多又要爬起来。
  
  同时,他还要应付各大校媒体的记者,甚至还有不少前来取经的准毕业生,他们对高志军的举动又钦佩又羡慕,同时也认识到这一行业的经济回报和社会价值,因此抱着一腔热情跑来向高志军寻求帮助。
  
  有两个来自复旦的大四学生,也想做这行,准备承包复旦大学全部的废品回收。但高志军对他们说:“这是一件好事,但是你们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又如何去说服你们的校长?我如果不是因为家庭的关系而对这个行业有所了解,也不可能去做废品回收行业。”
  
  高志军认为,一个人从事任何一项事业都是由其综合素质所决定,缺一不可,这一行确实是创业的一条新路子,但是如果只是简单的效仿和跟风,光凭一时冲动是不可能成功的。
  
  最近,高志军又从海峡对岸得到佳音,台湾有一家从事环保处理的大型企业对他的公司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也找到他合作。高志军表现得异常兴奋,他说,这家公司年产值达20亿元,他将代表学校跟这家实力雄厚的公司进行全面接触,如果洽谈成功,自己的公司可以用公司的品牌优势和学校的学科优势跟他们合作,一切顺利的话,高志军可以直接从原本需要花5年时间的原始积累期直接跳过,进入企业的高速发展期,这也是目前摆在高志军面前一个巨大的机遇。
  
  他还透露,为了改善全上海废品回收业的形象,改变目前脚蹬三轮、手持摇铃、走街窜巷的废品回收的个人行为,自己的公司将准备和同济大学汽车学院合作研制废品回收专用车,将这个行业带入到一个全新的领域。
  
  高志军目前正在和学校协商成立股份制公司的具体事项,当学校提到个人部分的股份额度时,他表现得十分大度,表示自己开公司主要的目的是实现社会价值,对于目前具体的收入并不会十分地计较,他觉得始终是学校给了他创业的机会,他要为同济赚钱,只要今后事业发展得顺利,也少不了自己的一份。
  
  很多人不服气甚至眼红,可是高志军认为自己只要做到遵纪守法、合理经营、依法纳税,就能让旁观者信服。
  
  现在的高志军越来越自信,他从不讳言自己是有野心的,同时也有底气,他想做成全上海废品回收业的龙头老大。
  
  据2004年数据显示,整个上海市回收利用行业正式协会会员只有800多家,从业人员只有2。5万人。这个行业发挥的空间实在太大了,因为竞争不是很激烈,从业人群素质普遍较低,加上国家对环保事业的逐渐重视,相信自己这个行业一定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就在提交给校方的可行性分析报告中,高志军曾经建议学校成立物资回收公司,并争取得到在上海全市布点统一收购的权力,其中说道:“如果对回收物资进行一些初加工或深加工,利润回报相当巨大……整个上海市直接经济效益在11亿元以上,形成8万人的产业队伍。”
  
  当高志军想到这么大的市场摆在面前,或许,他再也无法静下心去继续学业了,“这种机会也不是一直都会等着我。”他必须立刻行动起来。正所谓乱“市”出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