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酒脸红是警告

栏目:百科 发表于:2020-6-2 06:48查看: 34787

你是一喝酒就脸红的人吗?会因为朋友的嘲笑,打算通过实战来提高实力吗?谣言粉碎工奉劝你不要呀。脸红是一个标志,你就是个不能喝酒的人,霸王硬上弓只会让你自己深陷险境哒。
流言: 大约三分之一的东亚裔喝酒会脸红,这种症状称为Asian Flush,会增加患致命食道癌的危险。有喝酒脸红反应者是因为其代谢酒精的酶ALDH2的基因有缺陷,不能把乙醛代谢成醋酸盐,因而导致有毒的乙醛在体内大量累积,造成血管扩张,引起脸红反应。~~~不逞强了,以后少喝或不喝,坚决不能患食道癌呀!
真相: 流言里所指的,喝酒以后很快脸上身上的皮肤就变红的现象确实存在。由于常常发生在亚洲人的身上,所以才被称为“Asian Flush”,也被称为“Asian Red” 或是 “Asian Glow”。但是很多人都认为这是对酒精过敏的反应,往往不管不顾地继续喝,或者试图通过吃抗过敏药来缓解。其实这个和过敏可没有关系,是由于酒精代谢产生的乙醛在体内堆积的结果。
酒精如何代谢
喝酒以后,酒精在消化道被吸收进入血液,除了不到10%的量是以乙醇原形由肺和肾排出,主要的代谢发生在肝脏。简单来说,酒精首先经乙醇脱氢酶(ADH)催化,代谢得到乙醛。乙醛会进一步在乙醛脱氢酶2(ALDH2)的作用下转化为乙酸,乙酸再会参与到体内的多个代谢途径中去,最终得到CO2和水,排除体外。这其中,除乙醇本身具有一定的毒性外,危害最大的就是乙醛了,对许多组织和器官都有毒性,可能造成DNA损伤,也被认为有多种致癌效应。在动物试验中甚至用乙醛来做癌症模型的诱变剂。可见,如果体内的乙醛堆积起来,对健康是很不利的。乙醛的出口就是被ALDH2代谢,所以如果ALDH2的作用出现问题,乙醛就有可能堆积起来。而其他非特异性的氧化酶,尽管也可以氧化乙醛,但是效率也没有ALDH2高,需要的时间更长。乙醛在体内滞留的时间越长,对机体的损害就更大。
对付乙醛的重要法宝就是前面提到的乙醛脱氢酶2(ALDH2)。但是,有一部分人编码ALDH2蛋白的基因存在缺陷,使得酶蛋白487位的谷氨酸(Glu)被赖氨酸(Lys)取代。Glu等位基因(ALDH2*1 )编码得到的是具有正常催化活性的蛋白,而Lys等位基因( ALDH2*2 )编码得到的是没有活性的蛋白。中学生物课学过,我们的体细胞内每个基因位点都有两套基因,可能包含不同的等位基因。对于 ALDH2 ,如果全都是Lys等位基因,得到的是Lys / Lys纯合子,则完全没有ALDH2活性。如果一份是Lys等位基因,一份是Glu等位基因,得到的就是Lys / Glu杂合子,则会具有较低的ALDH2活性,实际上,杂合的ALDH2活性比正常的ALDH2要低100多倍。这两者在代谢速度上的差距实在是很巨大呀。研究报告怎么说?
基因不同,酶活性不同,造成酒精对健康的影响也不同。正常人群有着正常的ALDH2,可以更快的代谢乙醛,不容易引起乙醛的堆积,对健康的危害稍小些。但对于基因存在缺陷的人,情况又分为两种。ALDH2 Lys / Lys纯合子,由于完全不能代谢酒精,不胜酒力,很快就醉倒了,所以反而不会去喝酒,对健康也就不会有什么大的影响。但如果是ALDH2 Lys / Glu杂合子,由于还是具有弱的ALDH2活性,经过不断的磨练,会逐渐对乙醛、脸红现象产生耐受,成为习惯性的重度饮酒者。
关于饮酒、 ALDH2 基因缺陷以及食道癌的发病率之间的关系,Philip J. Brooks和Akira Yokoyama做了详细的研究,论文发表在2009年的PLoS Medicine上[1]。他们认为对于酗酒的人来说,ALDH2 Lys487等位基因同时对脸红和食道癌的高发有着重要的影响,只能产生ALDH2 Lys / Glu杂合子的人如果酗酒的话,可能罹患食道癌的风险要比没有 ALDH2 基因缺陷的人高。这篇论文的目的是提示医生,可以通过询问病人是不是喝酒很容易脸红来判断他们是不是 ALDH2 存在缺陷的人,并且由于这类病人如果喝酒的话,罹患食道癌的几率可能会更高,所以应该劝告他们少喝酒,并且增加食道癌方面的检查。
这项研究中的主要对象是日本和台湾地区的人群。2010年的一篇论文对大陆人群的情况进行了研究[2]。结论类似:存在 ALDH2 基因缺陷的酗酒者比正常酗酒者罹患食道癌的几率要更高。
结论:流言证实。 从已知的相关基因研究结果来看,脸红确实是“不善饮酒”的标志,而非好事。许多人依据自己是不是醉倒来判断该不该继续喝,甚至有人认为经过一段时间的锻炼,酒量见长就没事了。其实,本来不胜酒力的人经过锻炼对酒精耐受了,反而会喝更多的酒,导致体内积累更多的乙醛,造成更大的危害。所以,喝酒脸红的人还是不喝或者少喝为好呀,不仅仅是为了防范食道癌,对很多疾病都是这样。
参考资料:
[1] The Alcohol Flushing Response: An Unrecognized Risk Factor for Esophageal Cancer from Alcohol Consumption March 2009 Issue of PLoS Medicine
[2] Meta-analysis of ADH1B and ALDH2 polymorphisms and esophageal cancer risk in ChinaWorld J Gastroenterol. 2010 December 21; 16(47): 6020–6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