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文章
2019-8-23 22:39

是那个男孩最先吸引了我的目光。 他站在我的办公室门口最少有五六分钟了,却不肯进来,探头探脑地张望。隔上半分钟左右就会出现一回,而隐在门框后面的身子也跟着一闪一现。 我微笑地向他打了 ...

文章
2019-8-23 22:34

他们的结合是一个时代痛楚的烙印,她天生又聋又哑,周围的世界对于她来说万籁俱寂,他是先天性的白内瘴,从来没有看见到春花秋月,当有一天,她的手放在他的肩上肘,他忽然听到了爱情的声音,他们紧紧地拥抱在一 ...

文章
2019-8-23 22:24

暑假我在一家酒店打工,由于给经理提了一个建议被采用后立竿见影,我很受经理赞赏,于是我的工作很自由。在酒店的时候我遇到一位老人,他是我们酒店的老顾客。不知为何,每次他都盯着我看,那眼神似乎能穿透我的 ...

文章
2019-8-23 22:20

李教授是我们学校历史教授,他一身儒雅的学者气,与他一个照面过来,一股书卷气伴随着男士的香水味扑鼻而来——据说,李教授在美国留学的时候养成了抹香水的习惯,于是我们都说他的身上有股“外教的味道”。但这 ...

文章
2019-8-23 22:10

对于该如何对待大学毕业,我的忠告是:不用慌。我在大学时读的是哲学。我告诉你们,四十多年来,我一直在看招工广告,希望能看到一条广告说:“招聘哲学家,薪高,额外津贴多。”可是我知道,毕业典礼上的演讲人 ...

文章
2019-8-23 22:04

孙悟空在花果山的一跃可以说是他第一次冒着生命危险完成的事情,而当年我在拍摄这段情节时,也曾遭遇极其凶险的一幕。 起初,杨洁导演选择了一处瀑布作为背景。为了出效果,她要求我在长满青苔的山崖和 ...

文章
2019-8-23 21:54

朋友们在一起谈论名牌,我作虔诚状,或点头或微笑,好像我真成了追某一族似的。其实你不知我心中正窃笑,我懂什么名牌呀,我真是什么也不懂,说出来不怕笑话,我惟一能记住的名牌皮尔·卡丹还是我儿子告诉我的。 ...

文章
2019-8-23 21:50

1 他清晰地记得,那是一个花已开到有些慵懒的初夏,他转学到离家稍远的一所高中读书。是第一次出门,母亲不放心,跟到站牌下,看见写有11路公交的车,远远开过来了,便用力地挥手。车还没有停下,门口 ...

文章
2019-8-23 21:45

从母亲住进我们医院的那一刻起,我就后悔自己当初选择的职业了。在外人眼里,穿上那身洁白的衣服,我们这些做医生的就成了最美丽动人的天使,手中握有病人的生死大权。可面对越来越消瘦的母亲,我除了一次又一次 ...

文章
2019-8-23 21:40

小时候,我常常为妈妈“做头发”。其实那是我和妈妈玩的一个游戏。妈妈那金黄色的头发散发着清香,在我看来,这是世上最美丽的头发。因为个子小,我只有站在椅子上才能够到妈妈的头。但是不管我如何努力,总有一 ...

文章
2019-8-23 21:35

一位成功的私企老板来向我的学校捐助。我想利用一下他这个不错的教育资源,让他为学生们举办一次励志教育。当我向他说出这个请求时,他却连连摆手,说:“不怕你笑话,我的发家史很不光彩,不能跟孩子们讲。” ...

文章
2019-8-23 21:30

关于预感,超心理学者们是这样定义的:一个人通过梦境、幻觉、直觉等方式对未来事件的信息预先感知。未来发生的事件可能比人产生预感的时间要迟到几个小时、几天甚至几年。这段时空差距就构成了预感的无穷魅力, ...

文章
2019-8-23 21:26

文帝本来是刘邦的庶子,在代国当一个小小的国王,能当上皇帝完全是撞了狗屎运,所以开始接到长安的征书还不敢答应,好不容易被中尉宋昌劝服,去长安上任,群臣劝他立太子,他假惺惺地说:“诸侯王和功臣们的子弟 ...

文章
2019-8-23 21:21

我一眼就瞧出了他的慌乱神色,他挡在床前,双脚在原地挪来挪去。这个8人寝室,别人的床单都压在垫被底下,惟独他的床单顺着床沿挂落。做辅导员许多年了,经验告诉我:他的那张床底下肯定有问题。在我们这所作风 ...

文章
2019-8-23 21:12

{一} 如何面对亲人病危与去世,是天下最难的事。 没有亲身体验的人绝不能理解这里的痛苦。 而这次与我交谈这一痛苦人生课题的竟是一位年轻女孩。 秋水与我在网络相识。她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