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文章
2019-2-19 15:43

国王和马童 潘铭桑 有一次,英王乔治三世巡幸温莎宫。一个小厮引起了他的注意,于是他问小厮在宫内做什么事情。“我在马槽帮忙,”孩子答道,“但他们只给我食物和衣服。”国王说:“满足吧! ...

文章
2019-2-19 15:39

1 胡蝶6岁的时候,就被送进了一个小学校读书。到了14岁那年,她离开了故乡,跟着她父亲从南国踏进了华北。 将近20岁的那年,她由华北踏进了上海。其时上海正风行着国产影片,她是一个爱好艺术 ...

文章
2019-2-19 15:34

拉蒙·卡哈尔(1852—1934),西班牙神经组织学家,神经解剖学家。1906年他与意大利生物学家戈尔吉同获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他除了给人类留下一笔独一无二的科学研究遗产,还致力于教育科学新手,告诉他们别人 ...

文章
2019-2-19 15:30

在香港几日,虽如刘姥姥进了大观园,走马看花,然而只要你是个有心人,还是能从一些细小的地方,发现香港管理的规范和有序。有些细节,让人感动。 香港的所有行人红绿灯都安装一种发声系统,行人过马路 ...

文章
2019-2-19 15:26

在美国读研究生时,我考了驾驶执照。一天早上,临出门前,发现我的二手8缸大林肯的右前轮的车胎瘪了。自认倒霉的我给拖车公司打了个电话,支付了30美元把车子拖到了就近的修车行。 修车行接待我的是一 ...

文章
2019-2-19 15:22

孩子的父母往往受环境影响,把孩子的教育提到一种攀比的高度,在意的不是孩子学到了什么,而是孩子学的这个是否是现在最朗朗上口的,是否是目前最流行的。对孩子的教育,与其说是内在修养,不如说是外在展览。 ...

文章
2019-2-19 15:17

玛丽艰辛地移动着身躯。脚肿得很厉害,使她穿的皮鞋绷得很紧。双脚发麻,痛苦得让她想流泪。她今天也如同往常一般,挨家挨户地推销化妆品。有些人开门看到她后就像看到了虫子一样把她撵走,有些人在她还没有开口 ...

文章
2019-2-19 15:13

凡在哭哭啼啼倾诉“被人骗了”的人,几乎都是在一开始就有那么点居心不正。 老冰没什么钱,但有点闲钱。 这句话看上去矛盾,实际上不矛盾。老冰没什么钱很好理解,一个要养一家老小的工薪阶层 ...

文章
2019-2-19 15:07

现在的人可能无法想象,我长到八岁,才第一次见到火车。那是一种铭记终生的感受。 1949年初冬,我由跟着父亲认字,正式走进学校,在班上算年龄小的,年龄大的同学有十三四岁的。一位见多识广年龄大的同 ...

文章
2019-2-19 15:02

一位上海作家去维也纳旅行。在电车上,他不清楚在哪一站下车、又该怎样买票,举着钱尴尬不已。这时,一位衣着大胆的少妇用肢体语言告诉他,电车是可以免费乘坐的。到站之后,少妇又示意他跟自己走。作家心里打鼓 ...

文章
2019-2-19 14:59

“世间数百年旧家无非积德,天下第一件好事还是读书。”据说这是清代嘉庆年间礼部尚书姚文田自题书房的对联。 有人问拉美文豪博尔赫斯,你想象中的天堂是什么样。博尔赫斯说,就是图书馆的样子。2012年 ...

文章
2019-2-19 14:55

在所有的汉字当中,我最敬重的一个字,是“米”。 甲骨文中,“米”字像琐碎纵横的米粒,典型的一个象形字。《说文解字》曰:“米,粟实也。象禾实之形。”意思是,米是谷物和其他植物去壳后的籽实。 ...

文章
2019-2-19 14:51

初秋,和朋友去了张北草原骑马。我骑的一匹青马不爱跑,一路小颠地折磨我,整个肺腑都要让它颠出来了。更过分的是,它专门从两棵树中间或者灌木丛中间走过去,我被迎面而来的枝条准确击中。 终于,马夫 ...

文章
2019-2-19 14:46

第一次见到你,觉得你是那样渺小。独自一个,孤零零地蹲在繁茂的杂草中。 我也蹲下来,说:“你没有人照顾吗?”我眨着眼睛。 你没有回答我,只是低着头,不吭声。 我隐约能感受到你 ...

文章
2019-2-19 14:42

苹果的心是什么形状的?当你竖着切苹果的时候,永远不知道苹果心里的奥妙——充满梦想和力量的五角星。把苹果拦腰切开,切口处是一个漂亮的五角形。 一个人的思维常常会被各种各样的习惯禁锢,钻进牛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