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文章
2018-10-23 22:49

我曾有一个小学同桌。 作为我同桌的那位严小乐,外表乖乖的,皮肤很白,身形很瘦,五官都小小的,好像还没发育开来的……豆芽菜。不过千万不要被他的外表所骗了,他啊,可是居我们班当时最顽劣榜单之首 ...

文章
2018-10-23 22:48

元旦早晨,大东正懒洋洋地躺在被窝里,突然枕头旁手机响起了短信提示音,打开一看,是这样一条信息:“刚子,你赶快给老娘滚回来!”大东一愣,猛然想起昨晚跟同学刚子喝酒时,刚子手机没电了,把手机卡换到他手 ...

文章
2018-10-23 22:47

在北京西单地下通道卖唱养家的河北涿州女孩任月丽,凭一首翻唱的《天使的翅膀》蹿红网络,被人们亲切地称为“西单女孩”。2011年2月2日,草根明星任月丽亮相央视春晚,她弹奏的《想家》声情并茂地打动了亿万观众 ...

文章
2018-10-23 22:45

在一次缉毒中,德江为了掩护队友,被毒犯的子弹击中头部,当场死亡。清明,德江的妻子黄菊去北国陵园扫墓。黄菊手捧一束白荷,静静坐在德江的墓碑前,唠叨着一些心事给天国的德江听。不多会儿,天上飘起丝丝小雨 ...

文章
2018-10-23 22:43

我磨着那把已经生锈的刀,铁锈在冬天的磨石上漫渗而下,落在地上便是一颗颗的血渣。我的手也被这锈染红了。从清晨开始,弟弟就把这把屠刀从墙缝中抽出扔到我的面前。娘默默地堆起干柴,热烈的火在一遍遍地舔噬着 ...

文章
2018-10-23 22:43

银桥饲料公司建厂半年以来,销售一直不景气。原因除了周边许多养殖场发生了传染病,禽畜存栏数少了很多之外,公司的品牌也没有知名度,所以一直都没能打开市场。为此公司打算扩招一批经验丰富的推销人员。 ...

文章
2018-10-23 22:41

杰德对马了如指掌。他是一个从小与马厮混、在马背上长大的人。尽管他挣的钱从来没有超过10美元,但他有自己的梦想:如果他能够得到一匹公马、一匹母马和10公顷土地,他就可以养马并以卖马为生了。那就是杰德想要 ...

文章
2018-10-23 22:40

1、立字为据 清朝同治年间,在东北接近朝鲜的边境小镇杨木川镇,有两家镖局做得风生水起。虽是同行,却无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相反私交甚好。两家镖局的儿女都已长大成人,成了欢喜冤家。 龙 ...

文章
2018-10-23 22:38

一、追捕诀窍 天快亮的时候,突然狂风大作,位于巴巴拉沙漠边缘的古拜监狱的电线被大风刮断,狱中一片黑暗。许多犯人蠢蠢欲动,狱长清点犯人,发现抢劫犯迪森不见了。迪森是个很狡滑的家伙,可能向沙漠 ...

文章
2018-10-23 22:38

有一天,释迦牟尼在西天极乐净土的荷花池畔独自溜达。池中荷花盛开,雪肪冰肌的花朵中,花蕊娇黄点点。粉蕊浮起一种奇香瑞气,它一阵阵暗渡池面,周围溢满了馨香。时间好像正值极乐净土的清晨。过了一会儿,释迦 ...

文章
2018-10-23 22:36

抗战时期,沂蒙山区狼烟四起、烽火遍地,留下一个个感人至深的悲壮故事。转眼间,几十年过去了,许多民营企业家看中这片红色热土的文化和发展的后劲,纷纷到此投资建厂,其中就建了一个影视城。 影视城 ...

文章
2018-10-23 22:35

大师在他的国度已被人称为大师很多年,患了不治之症且时日无多。至于具体病症为何,则随着时光流逝,与他究竟是歌剧、话剧还是什么戏曲的演员一样,不为人所记得。 在经历了与病魔的漫长斗争之后,他突 ...

文章
2018-10-23 22:33

太阳刚刚升起,淡淡的雾气还没完全散去。陈金老汉的杂货店门刚打开,一个30多岁的小伙子就走进了杂货店,进门就问:“老板,穿心壶还有吗?”陈老汉随口答道:“有哩,28元一只。”小伙子立刻说道:“那好,给我 ...

文章
2018-10-23 22:33

帚木 帚木,一种奇树,似扫帚倒置,立于墙后的原野。 远方的游子,钟情于帚木的风姿,墙头枝叶,让他心内憧憧。 不顾墙高百尺,他执意翻过,万险千难终至墙外,抬眼一看,哪有帚木的 ...

文章
2018-10-23 22:30

一、误杀 地处黑风岭下的野猪滩,是个林深草密、狼熊出没的凶险之地。平时,哪怕枪法精准到百步穿杨的好猎手,也不敢轻易涉足。但这年初春的一天,陈疤瘌却扛起猎枪,偷偷摸摸扎进了野猪滩。之所以偷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