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文章
2019-4-24 06:45

一个在英国的中国女留学生,要申请上剑桥大学,方方面面都很优秀。 在她面试的时候,考官问她是否有足够的经济,保障她读完剑桥大学。 女留学生拿出足够支付三年学费的银行证明给对方。 本来,事 ...

文章
2019-4-24 06:42

我的这次旅行开始了几十年之久了,只是遗忘了准确的出发地和发车时间。因为不久前的我还不明白这场旅行的方向的特别性和这场旅行是否有尽头的事实。 所以,对那些过往的了解,只能从零零碎碎的记忆中以 ...

文章
2019-4-24 06:38

上学迟到打工还债 欧弟自小生活在一个美满家庭中。一家四口,住在当时的别墅公寓,过着幸福的日子。 15岁那年欧弟读高一。一天早上,欧弟像往常一样准备从桌子上拿当天的坐车钱和饭钱时,却发 ...

文章
2019-4-24 06:34

这些年,放眼全国,相声界虽颇为热闹,还是难逃普遍的不景气。但京城却有些反常。先是郭德纲的德云社造出了一波波“相声热潮”,继而一支几乎全由“80后”组成的团体开始夺人眼球。后者的名字很特别:“嘻哈包袱 ...

文章
2019-4-24 06:30

一对眯缝眼,一脸坏笑,站在舞台上不停地耍贫逗乐,他是谁?央视出镜率最高的主持人之一毕福剑。这位集制片入、策划、导演、主持于一身的名嘴,在外人看来非常风光。很少人知道,在逗人开怀的笑容背后,却有他不 ...

文章
2019-4-24 06:26

有人调侃现代教育,中国的家长总习惯这样——3岁:孩子,我给你报了少年班;7岁:孩子,我给你报了奥数班;15岁:孩子,我给你报了重点中学;18岁:孩子,我给你报了高考突击班;23岁:我给你报了公务员。父母一 ...

文章
2019-4-24 06:22

我是谁啊?每一次面对这个问题,我都胆怯而困惑。我以为我正在生命的海洋里尽情地拣拾着美丽的贝壳,我以为我正在瑰丽的天空里自由地展翅飞翔,可是,当我遇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就再也找不到原来的感觉。 ...

文章
2019-4-24 06:17

这是一个周末的下午,太阳疲惫了,懒散了,失去了正午的热烈。在省城,我去见一位朋友。 这位朋友原本学古代汉语,毕业后找了一份工作,感觉不满意,就索性炒了“老板”的鱿鱼,学起了心理学。 ...

文章
2019-4-24 06:12

下了几场暴雨,听哥哥说,童年居住过的那栋土屋快要倒塌了。土屋很老,是上个世纪60年代上山下乡的泉州知青盖的,土坯墙,木横梁,灰青瓦的屋脊和屋檐。我童年跟随父母在农场生活16年。土屋,成了我人生的一处风 ...

文章
2019-4-24 06:08

天气骤然变冷了,一只孤独的蜜蜂栖在窗台上,它一动也不动,一副冻僵了的样子。我推开窗户,原想室内的暖意,一定会将它吸引进来。可是,它仍无动于衷,只是微微地翘了两下翅膀,吃力地朝远方飞去了。 ...

文章
2019-4-24 06:03

突然心血来潮,翻看起最初开博的记录。那时有一个叫“梅林听雨”的博友,是我博客里的常客。我们在彼此的博客里评论留言,好不热闹。她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分配到中学教语文。作为同行,她叫我前辈,在网络里, ...

文章
2019-4-24 05:59

这是老邦最风光的时刻了。附近五六个村庄的乡亲来了不少,坐满了近40桌酒席。他的二弟刘振东杀了一头猪,找来厨师和帮手,在村头支起灶台,端出满盆的肉菜。所有人都是冲老邦来的,提起他,大家都说“好人”。 ...

文章
2019-4-24 05:54

茂密的原始森林背景下,鸟鸣啾啾,两只孔雀正在夜色中嬉戏。几十万根不同鸟类羽毛钉成的3米多长的羽毛裙,随着演员身形的舞动,一寸寸摇摆着。 龙年喧闹的央视春晚,进行到这里突然沉静了。大家仿佛跟 ...

文章
2019-4-24 05:49

不知为什么,婚纱照流行了那么多年,从华丽风走到田园派,真正有实力的都去马尔代夫潜水拍,有想象力的索性彩绘裸拍。但我最爱看的,还是那些传统的、旧式的老结婚照。黑白的,小小一张,旁边有粗楷写着“某某同 ...

文章
2019-4-24 05:45

“你外公屋前那棵梅子树,死了!”电话音筒里传来大舅妈那嘶哑的声音。我呆住了,却不知所措,“那参天茂密的梅树竟随外公同行了!”有泪涌出来。 这是梅雨季节的一个黄昏。窗外的雨滴打着院前的梧桐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