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文章
2019-10-7 10:32

在乌拉圭风光无匹的加尔松湖上,有一座造型非常独特的圆形公路桥。和别的直形公路桥不同的是,这座环形公路桥修建在了加尔松湖中央不说,设计师还特意把圆形公路桥的圆径设计得非常大,让过往的车辆在绕公路桥行 ...

文章
2019-10-7 10:27

工作时,他是不苟言笑的博士生导师、中科院半导体材料科学重点实验室主任、973项目首席科学家;闲暇时,他是桀骜不驯的文艺青年,一把吉他在手,写词、谱曲、弹唱样样精通。一曲李白的《将进酒》被他演绎得苍茫 ...

文章
2019-10-7 09:51

“现在的年轻人啊,就是矫情。想当年……”得知女儿被诊断为抑郁症之后,P的母亲在咨询室里开始了这样的评述。P坐在最角落的位置,低着头,似乎要把头缩进胸口里,像鸵鸟一样,躲避房间里正在发生的一切。 ...

文章
2019-10-7 09:41

克孜尕哈千佛洞仅有的两棵榆树生虫子了,一种细长的毛毛虫,把一棵樹的叶子吃光,往另一棵树上爬。哪来的虫子啊,这个寸草不生的干谷,怎么会有虫子,方圆几公里都是光秃秃的石头滩,虫子咋知道这个山沟里有两棵 ...

文章
2019-10-7 09:37

由小到大,大家都叫他“阿俊”,叫着叫着,居然忘记了他的本名叫作“邓明弘”。 阿俊样子俊俏,大家都说,他如果走上银幕,肯定会一炮而红。每次听到这样的赞美,阿俊的脸上便会浮现一种月朗风清的微笑 ...

文章
2019-10-7 09:30

有道是“人过留名,雁过留声”,追求好的名声对于每一个社会、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一件无可厚非的事。但是如果不计成本地追名逐利,带给人的恐怕只会是沉重的负担。 小时候看过的一则故事,让我至今记忆 ...

文章
2019-10-7 09:26

我曾经在《读者》上读到这样一则故事,一位八岁的华裔女孩出了本书,记者问她:“你长大了要做什么?”她说:“我为什么要等到长大才做什么?这是很奇怪的观念,你们大人总是假设孩子没有长大之前什么都不是,而 ...

文章
2019-10-7 09:22

时间是最伟大的魔术师。光阴流转,让再平常不过的物件变得隽永风流。 留下旧东西不是一个去芜存菁的过程,所留对象蕴含的记忆当然也不会全然美好。多年以后审视摩挲旧物,对我来说,往往意味着自己与人 ...

文章
2019-10-7 09:17

老陈不老,才三十岁。按理说,像他这个年龄,不该这么狂热地追求戏曲。老陈还追星,那个扮《游园惊梦》里杜丽娘的女孩儿,简直让他魂牵梦绕。 自从开始追星,老陈的生活变得丰富了,开始搜集那个姑娘的 ...

文章
2019-10-7 09:13

离家不远,有条两边芳草萋萋的小河。 少时,喜欢去河边读书。清晨,雾气将小河浸染得梦般迷离。而我披一身霞光,踩一路水花,觅一方青石,席石而坐,捧一本小书,怡然自得。乏了,悠然一卧。看淡青色的 ...

文章
2019-10-7 09:08

每次出门前收拾行李,总会犹豫带不带书,带几本书。由于至今没有学会很流畅地在多媒体上进行阅读,有可能的前提下,纸质书籍总是我的不二选择。 纸质书籍的弊端显而易见,太重、占地,在我毫无负重能力 ...

文章
2019-10-7 08:54

那是一双带刺的手,平凡而又粗糙,可就是那双带刺的手让我懂得了人间的幸福。 “妈,后背痒痒,给我挠挠。”妈妈慈祥地笑了,她用左手撩起我的背心,把右手平放在我的后背上。 “哎哟!”我叫 ...

文章
2019-10-7 08:49

田夫是农民。多年来,胼手胝足的他,勤奋耕耘,认真写作,以农村和土地的视野,写出了独具匠心的一片天地。 《思语的星期天》通篇饱含温度。田夫用对于微小事物的知觉乃至直觉,从对孩子的亲近、爱怜与 ...

文章
2019-10-7 08:45

赵广贤是一位小学教师,从诗歌写起,用女性纤柔的触角与细腻的情感,构建绮丽的散文世界。 在这个世界上,无论花花草草、飞禽走兽,无论饮食男女、耄耋老人,他们在各自的领域,或蹇翮远翥,或憨态可掬 ...

文章
2019-10-7 08:40

在好些时间会有这样的想法:停用微信三天。 我总感觉自己把大部分的空闲时间花在了手机上,不是打王者荣耀就是刷微博、玩微信。 生活状态越来越糟糕,有时莫名其妙地打开微信,生怕错过别人的 ...